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54.孩子

  住院的时候要做身体检查,明楼留了个心眼,把范围扩大弄成了全面检查。等到结果都出来后,他拿着一堆报告单请赵医生帮忙看。

  赵医生拿过来一张张看了,然后略微皱眉:“他这身体底子挺弱的,应该是长身体的时候条件不太好,吃了不少苦。现在还能正常工作,估计是因为平常比较注重锻炼的缘故。”赵医生手指在一张片子上点了几下:“还有,这几个地方,从形态上看以前是骨折过的,也会比较脆弱,容易受伤。”

  这些情形明楼大略都料到了,明诚那种浓墨重彩的成长过程,不可能不留下些痕迹。

  赵医生给出了针对性的意见:“对这种体质比较弱的患者,除了眼睛本身的治疗外,在看护的时候还要特别注意不要让他发烧。普通人发烧只是需要多住一段时间,他如果现在发烧的话,在免疫机能比较低的情况下,有可能引发心内膜发炎,严重的话还会出现心脏衰竭。当然,后者的可能性很低,只是存在一定几率。”

  明楼没把这些话跟明诚说。总之,绝对不要让这种情况发生就好了。医生只是本着职业态度将所有的可能都说出来而已。


  明诚的病历表上面,家属那一栏是空的。知道那些过往的事情,明楼从未打算在填写资料时添上某个女人的名字。

  那种刻薄残忍的女人,不需要再跟她有任何交集。

  不要一个孩子,再度送回孤儿院就好,何至于要凌虐。

  明诚也是因为知道自己身体上的问题,所以才将身体锻炼做成一种习惯吧。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就会很容易生病。

  是很坚强的孩子,无论怎样都有斗志在。

  因为见识了丑恶,受过了苦痛,而更加向往光明。


  本来明诚可以自己摸索着稍微做些活动了,但明楼不放心,仍是抱来抱去的。

  主要是怕他出汗。

  明诚开玩笑说:“我觉得自己都快退化成婴儿了。”

  明楼凝视他:“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那就意味着一切还没来得及发生,还来得及去保护。

  没有人要你的话,我要你。


  他们也会稍微下去走一走,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住院部的窗户下面就是个园子。

  到外面去就不方便抱着了,毕竟身高差不多,不是小孩子了,就折衷用背的。

  不是不能推轮椅,但是,想背着。

  父母对待小儿女不都是抱着或者背着的么?

  明诚先是轻轻抓着明楼上臂的衣服稳住,继而又抱住了明楼的脖子。

  他肢体纤细,背他的感觉跟背十几岁的孩子差不多。走在走廊上,有个老太太竟然把他们看成了父子,明楼也没什么异样,还耐心地跟老太太寒暄了几句。

  等到擦身而过后,明楼侧转头开了个玩笑:“你要叫我爸爸吗?”

  “我经纪人还以为你很严肃正经。”

  明楼不动声色,没有显露真实心思:“人是有多面性的。”

  其实,并不是全然是玩笑。明诚状况好了一些,能够把他带出来,有种莫名的奇异感觉。像带着一只刚破壳、还披着湿漉漉羽毛的幼鸟出巢。

  走到园子里,当前正是繁盛的季节,桂花、迷迭香、茶花、百合都开了,有蝴蝶翩翩起舞。暖风吹来,一阵花香。

  阳光穿透枝叶洒在身上,暖暖融融。

  两个人暂时不说话了,听着鸟雀在枝头欢鸣。

  不过,只是稍微待了一会儿,他们就回去了。风虽暖,也不敢多吹。

  明楼严格禁止明诚触摸任何一朵花花草草,医院毕竟是病毒很多的地方,而且很多人的卫生习惯也不好。

  明诚也不坚持,很听话。

  明楼想,他小时候也一定是最乖最乖的小孩。

  我的小孩。

评论(68)
热度(742)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