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53.sunshine

  明诚在家里种了盆鸢尾。

  喜欢这种优美的花,也喜欢其中一个花语:想念你。

  没有刻意地、却是不曾止息地……想念你。

  有一次,浇完了水之后,他随手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有几个人问这是什么花,经常去法国的明楼却是一眼认了出来,是鸢尾。不过,他没有留言。他在微信上跟明诚已经不联系了。

  这回要买花,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鸢尾。

  其实,买的不是花,是那些平白空费了的时光。

  明诚闻出了是鸢尾,便明白了明楼的心思。明楼将这意味着想念的花送出,是将曾经拒绝的答案回复出来:我也想念你。

  所以明楼才会追问他是否喜欢。

  这里面的意味不足为外人道,明诚却是懂的。

  他微笑着,给出了确定无疑的回答。


  明楼每天分几个时段给明诚读书。

  他们都挺喜欢那本《大江东去》,人物纷繁,事件众多,言之有物。

  明楼读到虞山卿对宋运辉说:“唯有你,Dear 宋,You a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

  虞山卿是个小人,谁能给他带来利益他就跟谁攀搭关系,口花花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前脚在篮球场弹吉他,让宋运辉单相思的小刘痴迷,后脚就在书房对宋运辉说那是对牛弹琴,就愿意弹奏给你听。

  长袖善舞是在商圈混的极佳素质,所以虞山卿从国企跳槽后一转身成了虞总。并且继续试图腐蚀宋运辉。

  不过,撇开此人的人品,sunshine这个词本身还真是个极为美好的词。

  sunshine。

  明楼不免将视线暂时从书上移开,看向病床上的人。

  就像高纯度的鹤顶红,尝过的人才懂。

  他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讲述异色绮恋的电影,开场时男主的独白: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生命之光。

  欲念之火。

  罪恶。

  灵魂。


  梁仲春拨冗来探视。

  当时明楼正在削一只小白梨。果皮一段段地褪了下去,露出里面晶莹洁白的果肉。

  明楼给明诚擦了一下手,扶住手指把水果轻轻捂进他手里。

  梁仲春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阳台上挂着的衣服,并且稍微琢磨了一下明楼是否知道内裤要和其他衣物分开手洗的常识。住院部的洗衣机各种衣服混洗,就算用了威露士也是不能放心的。

  应该……还是知道的吧,毕竟也是经常各地跑的人。能帮人洗内裤了,多少算是比以前用心了吧。

  虽然面前的两人都是隐藏情绪的行家,但在梁仲春堪称千年狐狸的眼里,有些事简直不要太明显。

  两情相悦,死灰复燃。

  明楼找了个由头出去,让他们方便谈话。


  “又栽了?”梁仲春说。

  “算是吧。”

  “别人说,吃一堑长一智。到你这,怎么就是倒着来的呢?”

  “我本来也没打算迈过去。”

  梁仲春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是是,尤其是人家摆了改过自新的样子出来的时候,你更按捺不住了。”

  “他的确非常照顾我。”

  “糖衣炮弹。”

  “你有成见。”

  梁仲春叹一口气:“我是怕你死无全尸。”

  如果明楼是普通人,也许还有那么一丝可能。

  可是,像明氏这样的家庭,是不会让 这种事发生的。

  明氏想要打压一个没有根基没有背景的人的话,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明锐东这个名字可是已经响彻了几十年。

  明诚说:“顺其自然吧。我不愿意去想太以后的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不至于活不下去。”


  在黑暗中想了两天,他已经完全想通。不管是男人感情的保质期或者是可能来自明氏的弹压,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好像在一场梦里,明楼帮他洗漱、吃饭、洗澡、上厕所、洗衣服、读书。

  最糟糕的样子都被看去了,会觉得窘迫,可也觉得非常幸福。

  在全然黑暗的世界里,有一双强壮而温暖的手伸过来,无论是谁都无法拒绝的。

  而且,他也从来拒绝不了他。

评论(58)
热度(71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