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52.宝玉

  等到洗完了澡,明楼就让明诚吃了药,然后睡觉。

  药效发挥了作用,困意涌上来,明诚睡着了。

  明楼重新走到浴室里去。十几分钟之后,一种属于男性的特有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了开来。明楼洗了手,打开了排气扇。气味排过一阵后,这件事就会被遮掩得不留痕迹。

  然后,他若无其事地走回来,坐到明诚旁边,打开手提电脑,开始做事。

  不能怪他容易起兴,事实上,他有半年没做过了。倒不是存心对谁忠诚,只不过是兴味索然。


  有一次,开了个头,到真刀实枪的时候,突然觉得莫名的空虚,无法进行下去。

  不对。

  气味,声音,触感……这些记忆中的东西会悄无声息地钻出来,千丝万缕地把人困进迷宫。

  疼痛的表情,快乐的表情,流泪的表情……脑子里塞满了这些东西。

  记忆纷至沓来,催生身体的焦渴。

  始终怀念,属于某个人的,独一无二的温度。

  做和爱这两个字连起来,原来真的是,有爱,才能做。


  第二天,助理听了明楼要他买的东西,忍不住心里犯起了嘀咕,怀疑自己是听岔了。

  这事从大早起就透着诡异。许少昨晚送的那个漂亮男孩今早离开的时候步态相当正常,按惯例该走路打飘才对。

  在少爷圈子里,明楼算是很不爱玩的了,但也架不住有人送礼物过来。不收,那就是不给面子。

  以往都是美女,《今生今世》之后稍有变化。

  不管有心没心,明楼一向应付得很周到。

  这一回,面子上也算过得去。好歹留了一晚。

  可是,不拆礼物就不太对劲了。更别说眼下还叫他去买这种东西,显然有了中毒不轻的症状。

  他本以为他们两个人是散了,可看样子,明楼根本没放下,简直大谬他一贯的作风。

  助理乖觉地没有废话,不过买东西的时候还是戴好了帽子和口罩,第一次有了自己仿佛是明星的错觉。

  毕竟,身为明楼的助理,去买明诚的等身海报还要装裱起来,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简直就像往他脑门上刻四个字:吃里扒外。一旦被发现,必然一战成名走上巅峰,被楼粉撕成碎片。

  随着电影上映,楼粉和诚粉已经全面开撕。番位、颜值、演技、戏份、热度、影响力、代言、杂志样样可战。他犯不着往枪口上撞,背上勾结明诚暗中作祟陷害明楼的罪名。

  助理在脑中总结了一下明诚目前在楼粉圈的形象:丧尽天良法力无边欺压明楼的恶霸黄世仁。唔,法力无边这点还算是对的,整得少爷都中邪了。

  这幅海报在夜晚陪伴明楼。

  尽管他会一次次地把它收起来,但起兴的时候,又不得不一次次把它拿出来。

  那双潮湿的鹿一般的眼睛会在夜色里望过来,仿佛在轻轻呼唤:“哥……”

  现在,终于可以对着真人了。

  只是听着室内另一个人平静稳定的呼吸声,就像成瘾一般,由心底感觉幸福。

  可以守护心爱的人的睡眠。

  虽然身体深处会有一些躁动,可是,总不至于连这点耐心都没有。

  明楼俯身,轻轻吻了吻明诚的头发。

  等你康复后,就不会仅仅只是这样吻你了。


  明诚醒来的时候,闻到了从床头柜上飘来的一股宜人的香味。

  “买了花?”

  “闻闻味道还行吗?”

  明楼要人弄了个雨过天青色的瓷瓶过来,里面插一枝新鲜的花,就搁明诚旁边,时时闻得到花香,免得病房里太过沉闷。

  绿色的尖尖的长叶摇曳向上,白色的染着清浅蓝紫纹路的花瓣轻悄绽放。  

  朴素洁白,柔和纯净,似极敛眉浅笑的脸盘。

  明诚仔细闻了一下:“是鸢尾吧?很特别的香味。”

  “喜欢吗?”

  循着声音,明诚微微歪头,准确地转向明楼的方向,仿佛凝视着他微笑一般:“喜欢。”


  助理默默表示:我不喜欢。

  他又被交待去办莫名其妙的事情。

  买花瓶就买花瓶吧,还非得是青瓷瓶,青瓷瓶也就罢了,还得有冰裂纹。做出这种工艺的瓷瓶多是青中泛黄,但是明楼非得要色泽青碧晶莹纯净的。

  买花吧,一般都是玫瑰、满天星这些,这回非得买鸢尾这种不常见的。咱这是在中国,不是在法国,法国国花又不是大路货。

  往日里买东西没这么挑挑拣拣吹毛求疵的,简直染了贾宝玉的龟毛劲儿。

  当这是对着“神仙似的妹妹”么?

评论(113)
热度(72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