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51.芬芳

  见面后,明楼没有想到,方小姐的第一句话是:“明诚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你还关心娱乐新闻。”

  方小姐微微一笑:“难道你不是为了他而来的吗?” 

  她拿明诚开头是个谈判手段,明楼既然能抽时间出现,就表示明诚没什么事,否则这时节哪有心思跟她见面?

  明楼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望她一眼:“说说你的依据。”

  “很简单,我看过《今生今世》。不仅是正片,还包括放出来的几个花絮物料。”

  明楼不慌不忙:“这又能说明什么?”

  “说明得足够多了,那些眼神交错、肢体交流并不是戏的需求。有时间你该自己去看看的。”

  会在搭肩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抚摸手指,会在逼仄处擦肩而过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纠缠,会在试戏的间隙照镜子般的做出同样的动作,会在空气里弥漫若有若无的紧绷和酸甜……所有这些,并非因电影而生,而仅仅出自于演的人本身。

  方小姐叹一口气:“我以前觉得,跟你过一辈子不是太大的问题。反正你心里没我,我心里也没你。两不相欠。可是,这次拍摄事故让我改了主意。我想,你也是一样,对吗?”

  这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明楼也不矫情,直接说:“所以,你想好了?”

  方小姐直视他:“想好了。既然有人能够冒着生命危险捍卫自己喜欢的人,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踏出一步、做出一些牺牲呢?”

  “你需要我做什么?”

  “其实,我有喜欢的人,可能你也看出来了。我的马术教练是我的学长,他早就向我表示过,我没接受。因为我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是不能自主的。但是现在,我想为了自己,至少去努力一次。”她抬眼看向明楼:“我这么做,无疑帮了你一个大忙,所以相应的,你也要向我提供一些便利。”

  明楼想了一想:“帮你安排走的路线和人手吗?”

  方小姐微笑道:“跟你说话果然轻松。怎么样?这个交易很划算吧?”


  明楼处理完这头的事,转回医院去。谁照顾明诚他都不放心,其他人不知道那些禁忌和注意,难保不出什么纰漏。

  一回来,看着没事发生,心里才踏实了。

  经纪人没有多留,走了。谁受得了屋里这种自己是多余的人的氛围啊?

  她第一次清晰地认知到,明楼肉麻起来,是可以让小青年们甘拜下风的。

  明楼张罗明诚吃红枣莲子粥,没搞那种我喂你吃的小情儿模式,明诚很自力更生地自己吃来着。但是,明诚每舀一次枣子进嘴里,明楼都及时用手在他嘴边接着,让一颗核咕噜噜滚进手心里。

  经纪人默默在心里表示自己见识少没见过这种甜宠style。

  更别说明楼唇边还挂着一种仿佛吃到甜食的笑容。

  妈呀好可怕。

  她以前觉得明楼让人敬畏,就是看着很帅很帅但是不敢主动跟他说话的那种,而现在她已经可以毫不费力地读出明楼心里的第一:明诚。

  不想被闪光弹闪瞎,速速撤退。

  可回去的路上仍是忍不住自个儿琢磨了一阵。她摸不准两个男人好算是怎么回事。再怎么相好,还能娶回家不成?


  明诚觉得自己越来越耻感丧失。

  他在明楼面前藏不住什么,上厕所要帮忙,洗漱要帮忙,吃东西要帮忙,洗澡也要帮忙。

  一天不洗澡是他的极限,第二天实在忍不住了,总觉得身上有味道。自己洗不太可能,按医嘱他最好不要动,而且眼睛也不能进水。

  他只得耻感丧失地开了口:“我想洗澡。”

  明楼静了一下,然后说:“等一会。我先去放水。”

  明楼走进浴室里,放了半缸温水,然后走回来,将明诚身上有限的衣服剥光。

  虽然不能视物,但明诚仍然能感觉到,明楼的视线在他身上。

  其实明楼并不想这样盯着他。只是,他们有半年没这样坦诚相见了。穿着衣服的明诚很好看,但脱了衣服,却是他最迷人的样子。

  像白色的奶茶和果酥雕刻出来的身体。

  感觉出了异样,明诚并拢了双腿。

  他不知道这样的姿态是多么的……

  明楼移开了目光,弯腰将他抱起来,走进浴室,放进雪白阔朗的浴缸里。

  光洁的肌肤被温水浸湿,水滴落在上面,溅出微微的光亮。像奶茶会溶化在水里。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尝试过不同的地点和姿势。浴缸里自然也是做过的。

  把他抱在身上,以欢喜佛的姿势,被他甜蜜而柔软地融化。

  通常这情况下会在他耳边含糊呼唤他的名字:“诚……诚……”

  明诚受不了这种声音。

  他会热得像要烧起来,变得像流淌的蜂蜜。

  他的眼睛也像是一汪水,会在夜里轻轻地荡漾。


  “先洗头。”过了一会儿,明楼才这样说道,声音没有丝毫异样。

  “躺在这吧。”明楼伸手过去,轻而不容抗拒地将明诚的头按在浴缸的边缘上。

  顾虑到进水的可能,明楼没有用喷头,而是用毛巾浸透了水,然后拧到蘸饱水却又不会滴水下来的程度,再用它去抹湿头发。

  手指打上了洗发膏,慢慢在明诚头上搓出了泡沫,散发出丰厚的香味。

  用蘸水的毛巾将泡沫清干净后,明楼略微低头,轻嗅了他发丝的味道。

  是一股芬芳的水汽。

  接下来身体的部分,明楼没有用手去触碰。那样风险太高,他不能让自己把对方摁倒在这个满是潮气的坚硬浴缸里。

  明楼在毛巾上打出泡沫,然后用它去擦拭,从伶仃的肩头,到微微起伏的胸膛,去柔软的腿根,至修长的双腿。

  明诚渐渐湿透了,水滴滴答答地贴在身上,无处不……瓷光温润。

  在奇异的寂静里,浴室越来越热。

评论(89)
热度(685)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