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46.血泪

  梁仲春没有再多说。

  明诚不是会对人倾诉的类型,也不会寻求任何一个肩膀。

  比如相交了这些年,他也没搞清楚明诚跟他那个从不见面的养母是怎么回事。明诚从来不说家里的事,这几年都这么孑然一身地过着,像是无亲无故一般。他只能大概猜出来,应该是发生过一些不好的事情。

  对明诚的这段感情,他已经表达过意见,多说无益。这孩子犟得要死,不撞南墙不回头,不,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当初已经提醒过不值得,人是这么回的:“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既然是铁了心选的路,那么,有什么苦果,就自己受着呗。旁人还能怎样?

  再说,也没什么伤害能打倒他。毕竟,在最风雨如晦的日子里,他仍旧腰背挺直,一贯挺拔。

  梁仲春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才华是有的,但一毛不拔铁公鸡也不是别人的杜撰,为了作品的完成度会尽情地压榨演员,是视演员为工具的那种导演。年轻时为了往上爬,溜须拍马钻营的事也没少干。毕竟机会就那么些,你不抓住,别人就抢去了。早些年娶的太太是个有背景能帮得上忙的,不是为感情而结的婚,这几年又私下里另外包了一个漂亮的。

  在这个圈子里面,他不信有人能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可偏巧,他遇到了一个。

  几十年的生命里面,这么不合时宜、不切实际的孩子只见过这么一个。


  梁仲春转而谈工作上的事:“手头上的本子挺多的吧?有感兴趣的角色吗?”

  明诚摇摇头:“本子是不少,但没有太喜欢的。大部分都是同质性的角色,没什么挑战。我野心比较大,私心里希望每次接的角色都是不一样的。”

  “我手头有个本子,民国戏,描写战火下男女主人公颠沛流离的爱情。”

  “缠绵言情戏?这样的话,对你压力比较小。”

  “是。”梁仲春承认。大导也有票房压力,光有口碑却让片方赔钱的话,几部戏下来,谁愿意给你出钱?又不是慈善家,投电影是为了赚钱的。《今生今世》口碑虽然不错,但文艺片体量有限,6000万投资3亿票房只能说是小赚。“上一部拍得比较累,所以接下来我准备开一部投资回报率高一点的片子。”

  “拍这类片子,你的选择很多,不需要找我。”明诚实话实说。言情戏最重要是俊男美女和桥段曲折,只要设定够时髦或者感情够纠结,不难赚足少女眼球,对演技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做到基本不出戏就能卖片,甚至演员面孔够美人设够炫的话,只会像拍杂志一样摆pose面无表情台词尴尬到炸裂也会有小姑娘哭着喊着哥哥好帅。

  “不是男主,我比较钟意你来演剧本里男二反派的角色。如果你愿意来,番位上可以挂特别出演,就像明台在《今生今世》里一样。”

  “一番、二番、三番都没有关系,我不关心这个。”比起名字排在第几来,他更关注角色本身。真正的演员出场一分钟也能让人记住。

  “好,我们只说角色。男二是个浪荡少爷,对身为婢女的女主没什么真心实意,只是因为喝醉酒犯了错误才随随便便娶了她。女主跟了他之后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只喜欢喝酒、赌钱、抽大麻、玩蛐蛐,所以偌大一份家业最终被他败光,结局是最后被炸弹炸死。基本上,这是个站在男主对立面的角色,但是,有很完整的人物线。”

  明诚流露出一点感兴趣的神色:“听起来,是个相当讨人厌的角色。”

  梁仲春笑一下:“是啊,非常讨厌。不过,这是你没尝试过的角色,对你绝对有新鲜感。”

  明诚看向他,直截了当地问:“为什么选我?”

  “很简单,由别人演,观众只会简单地觉得他讨厌,是男女主爱情的障碍,而由你演,观众却会去思考,你变成这样的社会原因,甚至这个角色死亡的时候,还会为你伤心。因为,你一向会用丰富的细节赋予自己的角色充分的合理性。即使他是一个可恶可憎的人,你也会让他有血有肉地可信,而不只是男女主爱情的背景板。”

  明诚笑了笑:“你真是推销的一把好手。”

  “是生存的必要技能。你考虑一下。这个角色人设很差,而且演得不好必然被观众骂得狗血淋头,现在的小姑娘可是很凶的。”

  明诚用勺子在杯子里轻轻搅拌:“好了,不要用激将法了。剧本给我看看吧。”

  “目前这部片子正在前期筹备中,预计过两个月开机,你可以慢慢看。”


  第二天去为某杂志拍封面。  

  因为《今生今世》的良好反响,杂志社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卖点,邀请两位男主做一期访谈,并以搭档的身份拍摄双人封。  

  访谈很快做完了。翻来覆去就是那些问题,翻不出什么花来。时尚杂志的访谈大抵如此,谈谈对时尚的认知、平时的生活态度、着装风格等等。

  《今生今世》已经快要下档,也没什么票房压力了,不需要挖空心思地找宣传点,延续一下热度就足够。

  比较花时间的是拍摄。尽管最终呈现的就几张照片,但通常都要花一天的时间拍摄许多张,然后从中做选择。

  拍摄主题是:色彩。时下比较流行的先锋前卫元素。

  片场被布置得五彩缤纷,各种道具都被涂抹或者充填上色彩不一的化学颜料。比如红色的沙砾状粉末会从沙漏里慢慢地漏下来,营造出时光感。

  明楼和明诚没有看向对方,但他们却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某些东西。

  那个丝巾作坊。

  那片颜色的河流。

  丝巾架子倒下来,美丽如云雾的柔软色彩将他们掩埋。

  那样不能自主的时光……

  却终究只能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拍摄工作平稳地进行着,只需要呈现出一些简单的互动,比如坐在沙发上相互碰一下杯子,或者干脆各自忧郁地出神。

  外在的环境鲜艳得太热闹,譬如坐着的就是一个巨大的红唇沙发,所以里面的人就要静一点,才不至于失了平衡。

  也有要注视的部分。

  明诚看着花瓶里的花,似乎陷入了某种迷惑中,明楼侧首看向他。

  他身上是矛盾的两极,既温润如玉,又剔透似冰。

  被摄影师的镜头捕捉住,固定。


  没有人想到会出事故。

  应该是颜料粉末被聚光照了太久引起的,但场面混乱下,一时也辨别不出来究竟是哪个部分发生了问题。

  一声爆炸声响后,有火光和热浪腾起。

  不太严重,就那么一下,接着就只是一些小碎片落在身上。

  明楼并没有被波及。

  明诚是反应最快的那个,他每天坚持锻炼,又跟明楼待得足够近,足以顺势压过去加以遮蔽。

  漫天的烟雾飞灰中,他从明楼身上坐起来,问:“你还好吗?”

  他没有睁开眼睛,却有两道血迹从扑簌的睫毛下面流了出来。

  是影视剧里角色魔化的场面。

  但现在并不是在拍电影,也没有人给他化特效妆。

  是真实的血泪。

………………
受伤的就是这双眼睛:


评论(131)
热度(69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