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45.野草

  10月份,金龙奖公布了提名名单,《今生今世》拿到了四项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和最佳剪辑。

  经纪人把消息告诉明诚:“跟你想的一样,男主提名拿到了,你和明楼都在名单里。”

  她已经可以预见到报纸上的标题了:影帝之争究竟花落谁家,戏里戏外上演相爱相杀。

  明诚点点头:“有提名就差不多了。拿奖估计还差点。”

  两个角色对一个角色,光从戏份上来说,明楼就大占优势了。

  经纪人也是同样想法:“今年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输给明楼勉强还是能接受的。”她看一眼手中的提名资料:“在他这个年龄段里,真是……非常帅了。”

  明诚笑笑:“以貌取人,这样好吗?”

  “不要打击我的少女心,OK?只要是女人,谁都会想和他约会的。即使做不到,稍微做个梦也行。”

  “好的,遵命,少女心大人。”

  明诚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说。明楼事实上的确正在跟人约会,不过这事没几个人会知道,他也只是偶然看到过一次。


  虽然是匆匆一瞥,但不难辨认身份。那两个人属于同一国,是适合联姻的对象。

  联姻这个词,感觉上像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浮离于这个世界之上。但偏偏确然是真实的生活。

  这事十有八九能成。为了结婚而结婚,怎么会不马到功成?

  并没有失望或者意外。早就想到的事情。

  没有心存期待,所以没有产生落差,但心脏仍然泛起了酸涩的疼痛。

  他滞了片刻,自嘲地笑了一下。

  见不到时,倒还能尽量叫自己不往这方面去想。真见到了,却又止不住这种不期而至的疼。

  结婚应该没那么快,今年大概是不成的。豪门为了表示慎重,应该会留出比较体面的时间 。但也越不过明年去。

  这是在愚园路上的一家咖啡馆里,外面的街道植满了法国梧桐,玻璃屋顶上蔓延着爬山虎,幽静怡人。里面都是一对对的双人位,且都以人工植被和假性植物巧妙地分隔开,隐秘性很强,适合约会。

  明楼刚好从他和梁仲春所坐的位置外面经过。


  梁仲春说:“早说了叫你不要沉迷。”

  明诚摇摇头:“我并不后悔。”

  “该说你是冥顽不灵呢,还是执迷不悟?事实都明摆在眼前了。人到了一定年纪,结婚生子是必经之路,人家是要走正途的。”

  “这一点,我早就知道。”  

  梁仲春仍不放过他:“你虽然知道,但心里未必完全没有侥幸之心。否则就不至于刚才断片两分钟了。不过,事已至此,倒也不算坏事,你总该彻底死心了。从今往后,别再抱什么不切实际的念想。”


  明诚沉默了一会。梁仲春说得毫不客气,但并不是全无根据。

  他想起,那一天,从被困的电梯出来的时候,有一句话如同被浇了雨露的野草一般,细细切切地从心头蔓生出来。

  有那么一瞬,他错觉自己会伸出手去,拉住对方倏忽离开的衣袖,问道:“有可能……暂时不结婚吗?”

  他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何必这样为难人?明明早就分手了,还要缠夹不清,太没道理。

  因为别人温柔了一刻,就忘乎所以胡搅蛮缠吗?

  魇住了一会,他还是决定把这不该有的心思埋葬起来。

  跟明楼对视了几秒钟,他们挺平静地互道了再见,离开了演播大楼。

  会有那么一刻,产生那样的心思,的确……是不切实际的。

评论(78)
热度(662)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