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43.两下相安

  这一刻明楼承认自己后悔了。

  他们认识得太晚了。所以,相处的时间只能有那么多。

  到了这当口,他能说什么呢?我们重新开始? 

  不可能了。

  即使再度开始,也不会和从前一样。

  弓开没有回头箭。既然是前尘旧事,那么,过了便不复重来。

  他要结婚,在妻子之外另外有人,那便是情人。

  养几个情人不算什么事,这么干的人比比皆是。

  在商场上,不择手段并不是什么贬义词,朝令夕改也是常有的事,一切跟随利益。他是这上面的行家。

  丢不开手,又何必为难自己?使点手段,把人留住不就完了?

  可以做一点姿态,扮一些可怜,哄人订下不平等条约,让鱼和熊掌同时得兼。

  “我还是放不下你。”就以这句话开头。

  “我今天这么说,背后要经历多少挣扎考量,以你的聪明应该不难明白。我的处境决定了,有些事不管我想不想做,我都得去做。所以必然有些人、有些事要横亘在我们中间。我不愿瞒你,因此将这些事跟你说清楚。”

  “这几个月让我想明白一件事,我很想念你。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的选择是,不想跟你分开。你要是愿意,我们就从头来过。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无论你怎么决定,我都可以理解,都能够接受。”

  但是他发现自己干不出来。因为倘若他这样做了,那么就是存心地设下陷阱,以爱为名勒索绑架对方插足自己的婚姻。

  即便做不到投桃报李,也不该连基本的尊重都不给。

  在家里一系列的考察后,他的结婚对象基本定了,已经碰过几次面,各方面都很合适,婚后可以做到相敬如宾、互惠互利。

  婚礼没那么快,至少得约会半年以上再提亲,才显得慎重不怠慢。

  可不管怎么说,这婚是要结的。

  那么,尊重的方式也很简单。

  两下相安,互不相干。

  就算这种做法在眼下显得狠心了些,可是,长痛不如短痛。

 

  沉默半晌之后,最终,他只是递了条手绢。

  最多只能这样了,总不能帮人擦眼泪。

  包括说出的话都得是最不暧昧的那种:“等会该上台了。”

  明诚接了手绢,起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心里就生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很意外,明楼居然觉察到他在哭这件事情。从来没被人发现过的事竟然被人知晓了,同时施以安慰,无异于无声地表明了心意。

  这份心意是温暖而珍贵的。

  虽然要走的道路不同,这部电影宣传完了之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但是,桥归桥路归路也罢,无关任何立场,他仍然关心他。

  那么,这已经是挺完满的结局。

  他想起,有一天,他曾经把“我爱你”这句话反反复复地说了好几遍。

  白天说了一遍,晚上在床上的时候,又一再地重复了。

  从接吻的时候开始。

  他喘着,说:“我爱你。”

  他们没有开灯,只有月光漏进来,将人全身浸透。

  白色的人体,一件衣服也没剩下,不知羞地纠缠。

  尽力去回吻,明楼很喜欢他的舌头。

  不知为何,那晚喘得特别厉害。

  那句话再度地出了口:“我爱你。”

  包括感受到身体骤然被填满的一刻,应激般的脱口而出的,还是这三个字。

  最后,明楼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

  明楼说:“知道了,宝贝。”然后就没让他再有任何思考的机会。

  他们被欲望湮没。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内心深处的映射。

  紧张。

  害怕。

  不想失去。

  心如止水吗?不,恰恰相反,心潮澎湃才是内情。

  “我爱你。”这句话仍然驻留在心中,只是,再也不能说出口了。

  他不能去当一个破坏者。


评论(86)
热度(646)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