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40.点到为止

  九月,《今生今世》在上海举办了首映礼,导演和主要演员齐齐到场。

  主持人提问明楼:“您以前从来不接这类角色,现在演完后有后悔吗?”

  明楼摇摇头:“作为一个演员,就是在各种际遇里辗转,有机会体会别人的人生,释放另一个自我。当你发现角色的生命里有你要的温度,他们的人生里有你希冀的世界,那就是碰对了戏演对了人,多少付出都值得。”

  这是明楼所说的话里面,少数的非常真诚的一段。

  其实有一句话他还没说:“有时候,我甚至希望,永远停留在电影世界中。”

  他已经发现,感情的事跟他原本的想象分歧甚巨。

  它跟投资不一样,不是撤了资,就能让一切回到原点。

  他可以合理地分配和掌控自己的投资,并且保证基本不会出现亏损。而在感情这项投资上,他不得不承认,截止目前,他收获的是负收益。

  他的心情很坏。为自己的不由自主。

  电影的光影技术制造出幻觉,然后始终绵恒它的影响力,一整个湿热的夏天。

  就这样过了一个季节。

  继上次的录音之后又过去了两个月,他有意地断绝了在微信上跟明诚的联系。

  感觉上,这样心情会比较平静。


  然后,他们又见面了,在首映礼开始前的后台。

  明诚的状态完全恢复,和从前一样,或者说是更加出众。穿一件纯白色西装,左胸只点缀小朵黑色铃兰花胸针,明明素到了极致,却声色惊心。像中国水墨画,仅仅黑白两色,就可活色生香。

  所谓的平静,真的只是,在不见到时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明诚向他走过来。

  每一步都像能框进胶片里,定格。

  当然不是过来重修旧好,只不过是打算随意寒暄,步态自若,神情平静。

  这副模样若走到外面去,免不了有无数少女要为之疯狂尖叫。

  明楼早已过了会轻易激动的年龄,表情也控制得波澜不惊,然而,无法制止的是,心里被这样的一步接着一步所踏出来的漩涡。

  汉皇重色思倾国,幽王燃烽火博褒姒一笑,这些后人看上去十足可笑的傻逼行为其实植根于现实的土壤。这世上,的确有些人,仅仅只是存在,就足以让人疯狂。


  “师哥,好久不见。”明诚以自然的亲近口吻开口。

  作为一个演员,演得贴切不尴尬几乎成为一种本能。

  明楼倾身过来,抱了他一下。

  这是种社交礼仪没错,几个月没见,抱一下也很自然。休息室里,别人也在这样做。

  但是,被揽入怀中的那一刻,不由自主的,他只觉得全身动弹不得。

  “是啊,好久不见。”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平稳低沉。

  这是让胸口骤然发紧的嗓音。

  前后大概五秒钟,明楼松开了手。

  和其他人一样的社交行为,在这个房间里面,没有任何稀奇。

  他们是朋友,是师兄弟,是合作者,无论哪个身份,都足以解释这次身体上的亲近。

  然后,他们简单地谈了一下近来的工作,便去找其他人说话。


  明台一见明诚便握了他的手:“晚上到我家去吃饭吧。”

  明诚不甚起劲:“你家?泡面吗?”

  明台立刻纠正:“怎么会是泡面?是牛排!”

  明诚不打算鼓励他:“明天还要赶通告,还是去馆子吧。”明台从来不做饭,谁敢轻易拿肚子冒险?

  明台当即喊冤:“可见你不关心我。不知道我最近刚演了个厨师吗?”

  明诚一点头:“知道啊。所以你是要说这部片子让你脱胎换骨了?”

  明台信誓旦旦:“就是啊。剧组专门请了厨师全程跟组,我又不是傻瓜,学会几个菜有什么难的?过去是懒得学罢了。”

  明诚笑了笑:“这话可别让你前女友听见。”

  说起这个,明台似乎有一肚子积怨要抒发:“我能为女朋友干这种事吗?这也太没男子气概了。再说她又不是不会做,老想叫我做算怎么回事呢?”

  明诚摇摇头:“歪理。”

  明台把话兜回来:“甭管歪理不歪理,有句话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尝尝就知道了。”

  明诚问了句:“有海鲜汤吗?”

  明台拍胸脯:“简单,小事一桩。那就说好了,晚上来我家。”

  明诚稍微想了一下:“好,我把晚上的时间留出来。”


  这些家常对话让明楼觉着心里特别空。

  他们毕竟曾经有过好时光,他也曾经用自己不太过得去的厨艺做过饭请对方吃。

  然而,交集越多,眼下的空荡就越多。

  普通朋友吗?

  这是他所期望的剧本。终究有一天,他们可以平静地擦肩而过。

  可是,心里越来越空,日子越来越长。

  他回想了一下昨天刚看过的相亲资料,在心里自嘲了下,还是想些实际的事才是正理。


  主持人问:“您很投入这次的演出,那么演完之后,您用什么办法让自己出戏呢?”

  明楼沉吟一下:“我一向的做法是这样,把所有的感情都贯注在戏里面,除了出门演戏外,我几乎不动情。所以,下了戏之后,能够分得很清楚,戏跟生活是两码事。”

  这话在以前没什么问题,他的确是这样做的,但是眼下这么说,就未免言不由衷了。

  不过好在,不管是演员还是商人,都很擅长一点,把言不由衷的话说得诚恳可信。

  接下来又问到了长吻戏的问题,下面的人起哄要现场来一个,主持人也就势煽动道:“这个可以做到吗?”

  明诚平平静静地答道:“我听师哥的意思。”

  明楼沉默片刻,接收到了制片人的眼色,他是老江湖了,哪有什么不懂的?这是一个宣传点。

  现在不流行酒香不怕巷子深,好酒也得靠吆喝。片方固然希望影片质量不差,但更希望是经济效益良好,有话题,有热度,能吸引更多人进影院。

  在心中稍微转了一下,明楼已经想好如何措辞能达到最佳效果:“完全复现有点难度,这场戏拍得很艰难,总共拍了两天,前后拍了十三次才过关。”他适时地看了梁仲春一眼,笑道:“梁导要求高,快把我们折腾疯了,拍第一天的时候,怎么也不给过。那天嘴都吻肿了,一点不夸张。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苦不堪言。所以,今天我们还是轻松一点,别勾起这么痛苦的回忆了,就点到为止地吻一下吧。”

评论(99)
热度(66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