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38.无悔

  明诚垂下眼睛,将这点甜汤喝完。

  那奇异静默的一刻无声地昭示了两人的心思。其实,他们谁也没有真正将对方从心里断掉。

  尽管明楼很快圆了场,用别的话岔开。可正因为这样存心的岔开,才更显得心里有鬼。

  明诚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他稍微动了下腿,于是,在桌子下面,膝盖无意地碰到了一个实体。在十分之一个刹那间,他下意识的认知到了那是什么,是对方的膝盖。

  没有动用大脑,纯粹是本能的反应,腿反射性地重新换了个方向和位置。

  这个过程很短,须臾一触,然后迅速分开。

  但是,已经迟了。仿佛热带季风一瞬间卷过了毛孔,全身都燥热。就像莎翁给仲夏夜之梦设定的情境里面,什么离奇诡魅都会发生。

  他会坐到他膝盖上去,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低声唤一声“哥”,然后请求他不要离开。

  “你把我吃了吧。”明诚的嘴唇微微动了几下,自语的音量,连自己都辨认不出其中的音节。

  “你说什么?”明楼理所当然地没有听清。

  “没什么。”将动荡的神魂收回,明诚不紧不慢地将最近的食盒重新封上盖子,“我来收拾桌子吧。”

  对明楼请求是没有用的,他知道。


  吃完了饭,继续练歌。

  曲律音调基本熟了,剩下的就是反复练习。

  虽然不是专业歌手,但明诚其实很有悟性,在天生的声音优势下,一遍遍练过之后,便能动情和动人。

  明楼听他在身边唱着那些属于剧情的歌词:这条路要走多远,只能叩问不可知的命运,终点在界线的彼端,必要以血去践行……

  他是周凯,还是明诚,在这一刻,并不能清晰地分辨。

  无论是哪一个,都曾经盛放于自己的掌心,然后湮灭。

  明楼明白,自己心里其实是对他有一些憎恨的。

  可是这点憎恨又能有什么用呢?

  不管他是周凯,还是明诚,一致的是,自己都不想要走开。


  在剧本中,周凯没有恨过洪少秋,在以血践行之后。

  可是,如果他从来没有遇见过洪少秋,那是否会是对他而言更幸福的一条路?

  如果卧底的人换成别人,他不会那样信任。或者,即便是信任了,也不至于最后在感情上遭受那样大的创伤。

  这个问题并不需要太多的思索,明诚在演戏的时候就已经一遍遍地想过,所以,抬起眼睛望向问出问题的人,他回答道:“并不需要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已经是最幸福的一条路。”

  “为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能遇见一个让自己无法拒绝的人。无法拒绝,所以心甘情愿。”

  “包括在痛苦中死亡吗?”

  “如果自己愿意,那么,那就是最好的相逢。”

  所有发生过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无论悲欢离合,生死寂灭。

  明诚以两个字做了结语,他轻而坚定地说:“无悔。”


评论(63)
热度(64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