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36.忽明忽暗

  “又要合作了。”明楼先开口。

  “是啊。”明诚微微一笑。

  “我都有点认不出你来了,是为角色而减肥了吗?”近距离相对,那种不正常的瘦弱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认不出来吗?”明诚在心里咀嚼了一下这句话,接着笑了笑,说:“没办法啊。我目前演的角色被长时间囚禁虐待,要是还是原来的样子就太没说服力了。”

  “所以,为了有足够的说服力,需要让自己活成那个角色吗?”明楼盯着他,慢慢说道。

  明诚看了明楼一眼,对方的声气似乎带了些严苛的意味,他有些疑惑:“不是应该这样吗?”

  “是啊,的确应该这样。”宛如一口气在胸口闷住,明楼强行将语气调整回了平淡无波。


  “我很想念你。”

  其实,一开始,明诚是想这么说的。

  不过,要是真的说出口就太任性了点,明明答应了结束。

  虽然白天很忙碌,目前的角色也演得很过瘾,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想念。

  会拿着手机,反复看着微信上面的留言。也会翻看以前拍的照片,还有对方曾经演过的片子。

  不过,也就只能这样,不能有更多了。

  对方不想见他,他明白这一点。

  在同一座城市拍戏,如果想约出来小聚的话,是很简单的事情。没有这么做,说明了是不愿意。

  是很显然的避而不见。

  可以理解这种做法,是想要埋葬过去四个月发生的种种,彻底结束。

  “那么,就如你所愿吧。”他这样想。


  重新见面,又置身在同一个屋子里,心情很难形容,激动,紧张,还有雀跃……

  就算过了几个月,还是没法做到心如止水。

  不过,他马上告诫自己,要把情绪管理好。将激动表现出来的话,未免太缠夹不清。不能将自己的思念转成对别人的打扰。

  对方想要忘记,又何必故意要让人去想起?

  “认不出你来了”这句话来得很及时。

  明楼说的很公允,他也知道自己减肥之后瘦得脱形的样貌不好看,有些角度还会比较吓人。对此他没什么可辩解的,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可这句话还是楔到心里去了。

  有一点伤心。

  这点伤心很有用,可以让他冷静下来,不至于像梁仲春说的那样,“像个傻白甜一样对人发花痴。”


  上午不正式录音,要先把歌学会、练熟。

  因为歌词是很应景的剧透形式,所以,练歌的时候,总要勾起一些过去的回忆,这是免不了的。

  歌词里会提到一些细节。

  “开始时,是一个春天

  春寒料峭,青草初生

  转身背对,却不由自主

  因为,是这样一个季节

  风吹叶动,万物生长……”

  不可能不在心里引发感触。

  周凯和洪少秋的相遇点在剧本里是初春,实际的拍摄时间也是一样。


  明楼稍微抿了一下嘴唇,旁人或许察觉不到这样的细节,但是明诚注意到了,知道这些词在他心里造成了影响。深浅不可知,但绝不是毫无所动。

  不过,明楼很快就变得泰然自若了,至少外表上是这样,以一种落落大方的态度一句句练唱。

  非常好听的声音,既温存,又深远。像悠悠拍打岸边柔软沙砾的潮水。

  他喜欢无边无际的东西。

  如果能一直听下去……

  这么想的时候,明诚唱错了一个音,本来是个中间音域的音,他往上飘了几度。

  明楼停下来看他一眼,平淡指出:“专心一点,不要耽误别人的时间。”

  明楼这样说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因为重新回忆起了剧情,所以,你又把自己当成周凯了么?

  想到这个可能,就不禁有些气血浮动。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洪少秋这个人。而此时此刻,他也一点都不想要变成洪少秋。


  “我知道了。”明诚很平静地说。

  他不知道明楼今天的态度为何会显得有些苛刻,但他很习惯接受别人不太容易接受的一些事情。

  虽然这些年来,他努力让自己向乐观开朗的方向走去。可是,成长环境所致,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掩埋着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

  随时会失去。这是从童年时就学会的事情,并且一年一年地累积下来,刻骨铭心。

  早已习惯,所以“失去”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天经地义。

  他的经历比较特殊,因此,在情感上面,也跟别人不同。他不会去抱怨。

  这对他来说,像是一个注定会出现的场景,早早晚晚。


  午休时间,明台过来找明诚,他也有首角色歌要录。

  “怎么这么瘦了?”他用两只手掌量了一下明诚的腰:“这都能去楚王宫里当宫女了。”楚王好细腰,是个知名典故。

  明诚推开他:“至于吗?拿这典故往我身上贴?”

  “可你太瘦了是事实啊,这些天都没咋吃饭吧?”

  “角色需要,没办法嘛。”

  “你可真是……”明台摇了摇头,拉住了他的手腕:“跟我出去吃火锅吧,我知道附近有家不错的店。上次我来青岛的时候吃过一次,味道不要太赞。我跟你说……”

  明楼出声打断了明台的滔滔不绝:“抱歉,他没有时间。”

  沉冷的目光在那只被捉住的细痩手腕上定了一瞬,继而离开。

  “怎么会没有时间?”明台反驳道,“搞工作也要吃饱饭啊!要不然什么时候晕倒了怎么办?你负责吗?”

  “我负责。”明楼淡淡道:“我已经让人订了餐,过一会就会送到,不必出门在交通和等菜上耽误时间。”他将视线转向明诚,声音不急不躁:“我们现在的进度并不是非常乐观。录制时间只有这么一天,需要抓紧时间。你也希望,最后出来的效果是最好的吧?”

  无可指摘的理由。

  明诚将手抽回来,有点抱歉地说:“对不起啊,今天不行了。下次我约你吧。”


  太不理智了。在明楼心里,对这个出尔反尔的自己,简直有一点唾弃。

  理智知道应该远离,因为没有未来,也不想进一步地伤害自己。

  然而,还是忍不住在休息时间悄声吩咐了助理,去指定的地方将餐点拿过来。

  这事理智控制不了。看不得他瘦成这样极不健康的样子,想要盯着他吃饭。

  对于总在他身边晃来晃去的人,也无法不觉得厌恶。

  大热天吃火锅?有没有常识?

  情绪这样轻易地起伏,太幼稚。

  理智知道都是不对的事,可是管不住,终究任性了一回。

  




评论(106)
热度(735)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