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35.诸魔

  他们的新戏都在青岛开了机。

  虽然可以说是隔壁剧组了,但并没发生互相探班的事情。

  投入到新的角色中,去走一段新的角色人生。这是身为演员最幸福的事情。因为可以经历各种各样的不同的人生,生命的长度没变,厚度却无形中扩展。

  每一天都很充实,做着热爱的事情的满足。

  他们有时也会在微信里聊上几句,比如工作的进展、最近看的书、喜欢的电影什么的。

  联系不频繁,只是偶尔为之。随着忙碌的生活,关系似乎真的可以慢慢变淡。

  他们没有见面。

  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


  三个月后,明楼才偶然看到明诚一次。

  是在码头上,明诚所在的《暗瞳》剧组开了夜戏。

  明楼看到穿着警察制服的群演用工具撬开了集装大木箱,近镜头移过去,对木箱里面做特写,然后,群演弯身下去,从木箱里把一个昏迷的人抱出来。

  明楼无法不注意到那个人。

  人物的姿态和神情都在诉说着背后的故事:这是一个被罪犯百般虐待的警察,不只是身体,似乎连精神都被打碎。

  那是明诚。但是,跟上次见面的时候比,几乎像是换了一个人。

  当然,他是演员,所以要演出囚禁后仿佛生命被抽空的状态并不难,但是,同时改变了的,还有真实的身体状态。

  他本来就很瘦,现在居然又能瘦脱了一圈,几乎是皮包骨头了,脸颊凹陷下去,不是化妆做出来的,是真实的苍白单薄。

  即使不怀抱任何感情基础,单单以中立的目光去看,也能看出他为这个角色所做出的投入。

  完全看不出上一部戏的影子。不可一世的黑道大佬变身成了饱受凌虐的警察。而这两个人都不像是演出来的,仿佛真实地存在于人间。

  这是他愿意为之倾注沉浸的世界,无关是哪一部戏,或者对手演员是谁。


  所以,一个血淋淋的事实浮现于眼前。

  明诚是一个演员,是一个会用真实去入戏的演员。

  他曾经投注在自己身上的感情,其实质应该是,周凯对洪少秋的感情。

  周凯无可救药地爱着洪少秋,所以化身成周凯的明诚理所应当要爱他的对手。

  他看着自己,其实是看着洪少秋。

  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深情?不过是源自剧本的情境罢了。

  仅仅只是,入戏而已。

  换了一个剧组,便能重新入戏。


  那场戏只有四个月,所以,那段感情也只需要维持四个月。

  因此,他可以简单轻松地接受分手这件事,没有留恋,没有不舍。

  换了场,就往事如风。不会寂寞,也不会伤心。

  而自己,辨认不出这一点,将入戏误以为真实。花费了四个月,与之纠缠。

  那时候,他的眼睛总会落在自己身上,现在,却是不必了。

  他们之间,其实,只不过就是一部戏的牵扯。

  该说是一场骗局,还是角色赋予的假象?


  明楼抽了三天时间去录《今生今世》的歌。要录三首歌,两首角色歌,洪少秋的《休眠》和刘一魁的《诸魔》,还有CP双方合唱的主题曲《大雪之下》。

  洪少秋的角色歌《休眠》遵循角色,走的是隐忍悲伤路线:

  ……

  不及清省,不及沉没

  草露虫鸣,尽以为好

  不及相望,不及相惜

  碧落黄泉,无有归途

  ……

  刘一魁的角色歌《诸魔》则是化用了佛经入歌:

  ……

  末世修行,多诸障难

  由汝妄想,迷理为咎

  稍有执著,便失正见

  即入魔途,便陷魔网

  ……

  主题曲《大雪之下》基本剧透了影片的内容:

  ……

  这是毋庸置疑的骗局

  也是精心设计的假象

  一切终将落幕

  就像一场大雪落下

  所有的都要掩埋

  ……



  在阔别数月之后,明楼和明诚在录音室正式见面。

评论(81)
热度(65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