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32.Oceans Deep

  杀了青,剧组一起出去吃了饭,然后k歌。

  这种排排坐的场合,基本上大家都是想要围着梁仲春的,谁希望跟大导演只合作一次啊,自然是多多益善才好。

  有人出去买了果盘、零食、爆米花、啤酒,虽然满满铺了一桌,但也是优先堆在梁仲春跟前的。然后一群人开始吹捧梁仲春过去的作品,俨然他们都把那些片子翻来覆去看了几个来回。

  明诚没凑这个热闹,找了个边角地方坐了。他不太喜欢听那些歌功颂德的话,梁仲春是有能力不假,那么在合作时表现出最大诚意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为什么非得做这些额外的事情。

  这样做是可能得到一些机会,但其实,是对人生的一种磨损。心思都放在这上面,潜心钻研专业技能的意志便无形中少了。而那,才是最根本的东西。

  明台是个麦霸,一组人里数他最high,一会儿唱“我不是小沈阳,却爱上了沈春阳”,一会儿又吼起了《离人》。

  明楼走进来的时候,明台正声嘶力竭飚着高音:

  离人挥霍着眼泪

  回避还在眼前的离别

  你不敢想明天

  我不肯说再见

  有人说一次告别天上

  就会有颗星又熄灭


  明楼脚步不由一滞,有什么东西钝钝地在心里磨了过去,不尖锐,但就是梗在那里,慢慢挫动。

  他挨着明诚坐下,忽略了自己从来不是喜欢跟人过多牵扯的类型。

  这些年来,圈里对他投怀送抱的男男女女不少,毕竟明家太子爷的富三代身份在那,而且他演戏不错长相出众,贴上了无论如何也不算吃亏。

  他都拒绝了。无意碰圈子里的人,因为容易引起麻烦。明下惠的外号由此而来。

  然而这一次,他破了例。

  这本来该是一段露水情缘,好聚好散,却不由得再三流连。

  在休息室里做了两次。第二次是在地上,用衣服随意地垫着。

  他把明诚的身体压下去,让他肘膝着地,伏着。

  这是个有些难堪的姿势,然而明诚并不在意。只要他想要,他便怎样都会配合。

  心甘情愿。

  那些可能或不可能的姿势。

  那些适宜和不适宜的地方。

  那些疼和不疼的时候。

  他都会毫无障碍地打开。

  能够感觉到,被他温柔地宠爱着,好像随便怎么对待他都可以。

  那种似乎可以成为自己唯一的宣泄口的姿态,使得这本来只是寻常的身体行为也变得不同。

  在冲击的行为僵凝住的释放瞬间,会恍惚觉得,天长地久。

  醉生梦死,大抵如此。 


  明诚在包间里放着空。日常生活中,他不少时候都在放空,人在,心思却不在。如果总在意周遭的琐碎,表演时情绪的充沛度就会受影响,毕竟人的情绪只有那么多。

  四下一片喧嚣,他却如置身静室一般。

  转过眼,发现明楼过来了之后,他的心思才回来。

  他听到明楼的声音在身边低而沉地响起来:“怎么一个人在这边?”

  “那边太热闹了。”

  明楼目光随意往另一边一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很正常的事情,为了以后的资源,任何时候都不缺少向利益体倾斜的人。

  明楼问:“下部戏定了吧?”

  在这四个月中,他们默契地从来不提以后的事情。现在,却是不再避讳。

  像是一段新的启航。

  已经放任自己荒唐了四个月,该是按照约定结束的时候。

  无论有多少不舍得,随着时间冲刷,总会慢慢习惯。

  不肯说再见这种事情,不存在的。


  听到这个问题,明诚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有任何意外,眼角微弯了下,明诚表情平和地说:“定了。演一个警察。”

  “呵。”明楼笑了一声:“风水轮流转。”

  “你呢?本子应该也挑好了吧?”

  “差不多了。经纪人给了三个本子,不出意外的话,会选退伍军人那个角色。”

  明诚随手拈起果盘中的果叉,叉了一颗提子送入口中,甜润的果汁沁入唇齿。

  明楼凝视他。

  他的唇染着清浅的水泽,牙齿很白,舌尖是柔软的淡红,他依然想吻他。

  明楼将视线移开。终究会习惯的,在不用朝夕相对之后。


  这场对话没有持久,ktv里就算你不唱别人也会要你唱的,所以最后明楼还是被揪着来了一首。

  他唱的是:《南山南》。

  他唱得很好。醇厚低沉的声音,每一声都落在不偏不倚的点上: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

  明诚打开手机,按下了保存。

  一如既往好听的声音,在说台词的时候,在唱歌的时候,在耳边低语的时候。

  只不过,从现在起,他要把最后一种声音忘记了。

  忘记他低喃“诚……”的语气,忘记他说“是啊,喜欢”的声气,忘记在不计其数的昏暗间他抱着他低喘的呼吸……



  在这之后,明诚也被拉过去唱歌。他想了想,点了首英文歌:《oceans deep》。

  包间天顶细碎的光斑洒在他身上,他微笑着把这首歌唱完:

  Although alive and without much

  或许我这一生拥有的不多

  The wishing well I wished for you

  但我将一切美好的祝愿送给你

评论 ( 89 )
热度 ( 713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