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28.闻风坐相悦

  洪少秋和徐然碰了面。当然,是在极隐秘的状态下。

  有些东西鲜明地被晾晒出来。他跟徐然是共生的关系,而跟周凯的混沌则是属于不能现世不能掘挖的异世界。

  洪少秋跟徐然谈话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每见一次,都是将丧钟敲响一次。

  三年潜伏,他已经进入了七杀堂的核心层。距离寻到机会掌握证据,只有一步之遥。

  徐然喟叹了一声:“三年了……”

  这个计划在三年前定下,他最好的朋友也在三年前殉职,至今,尸骨未寒,元凶未擒。

  洪少秋没有看他,只是盯着头顶的天空,喃喃道:“快了……”


  台词很少的一场戏,但并不好拍。眼神、肢体、语态都要反复拿捏,才能将人物看不到的内心外现出来。

  梁仲春要求很高,他们得一遍遍地走戏。

  这一天没有排明诚的场,但他依然按时来到片场,安静地看人演戏,并且做着评估和分析。

  他的视线大半都在明楼身上,这并不是他眼睛上戴的滤镜比较厚的原因。

  虽然这是场双人戏,但明楼却是那个明显的戏眼,会让观众的目光更多地往他身上集聚。

  非常、非常地耀眼。

  让人感同身受,忍不住跟他一起悲伤。

  不过,也不是没有不足的地方。

  表演,始终是有残缺的艺术。对任何一个人都是。

  以前看不出来的,现在已经可以看出些端倪。

  毕竟,七年的时光,不是虚度。

  从大二开始拍戏起,他合作过不少影帝,有一部片子甚至是同时跟七位影帝合作,他跟每个人都有对手戏。

  经历得多了,眼界自然无形提升。

  有一位影帝,每一遍对戏都会全然换一种表现方式。走戏七八趟,竟然可以呈现七八种形态,在同一个框架里面。

  那部片子,收获特别大,非常难忘。甚至现在,他也会有时候把片子找出来,观摩和体会里面的表演,思考能做怎样的融汇和吸收。

  一部一部片子的拍下来,就像走在一条初雪落成的雪径上,脚印由开始的歪歪扭扭一点点变得越来越像模像样。

  这是好事,代表曾经的愿望可以被更有效地实践。

  跟这个人,好好地演一场戏。

  不计短长,全心全意。


  梁仲春望他一眼,当着人都懒得跟他说话,只在没人在旁边的时候数落:“你给我收敛一点!不要像没有见过世面的傻白甜一样对人发花痴。”

  傻白甜?发花痴?

  明诚不干了:“这帽子扣得可有点狠啊,你确定我脑袋戴得下?”

  梁仲春一脸不忍卒睹,忍不住帮他调整了一下领口:“你好歹穿一件领子高一点的衣服。”

  梁仲春并不想要眼神这么好的。

  在明诚锁骨略偏下的位置,一点碎红的痕迹印在上面。一般情况下是看不到没错,但在他转头的时候领口会产生一些折曲,所以,梁仲春发现了。

  想到这件柔软的浅灰色羊毛衫被明楼脱掉,然后在上面烙下亲吻的画面,梁仲春觉得自己要炸。

  虽然早知道他们在一起了,但这种恶意的秀恩爱绝对是要严格杜绝的。

  歪风邪气啊!

  明诚狡黠一笑,刻意拖长一点音调:“知道了,老爹~”

  梁仲春拿剧本敲他:“我打不死你我!”

  明诚没有硬捱的理,笑着躲了过去。


http://wx1.sinaimg.cn/mw690/a35666a4gy1g0ctomg65ij21d48j2b2a.jpg



评论 ( 57 )
热度 ( 621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