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27.陪我 为你沉淀


  明诚有时候会请明楼吃饭。明楼不免对他的好手艺印象深刻。

  以明楼的身世,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但明诚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用的都是平常材料,做的都是家常菜式,但不知为何就是可口到十分。

  这直接导致了日后媒体问及对另一半的择偶标准时,明楼的答案变成了简单的七个字:人美嘴甜会做饭。

  吃饭的时候,明诚问他:“汪氏电子的事情,跟你脱不了关系吧?”

  明楼故作不知:“什么事情?”

  明诚看他一眼,说了个标题:“汪氏电子股价受挫,明氏集团趁机吃进。”该标题来自股票软件里的一则财经新闻。

  明楼坦然自若:“正常的经营事件,哪里非得我出手?”

  明诚抽出一张餐巾纸,稍微拭了一下嘴角:“正常吗?”

  明楼笑了笑:“哪里不正常呢?”

  “事情出现的时机,以及明氏抓住机会的行为方式。”

  “愿闻其详。”

  “汪曼廷不是娱乐圈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有记者对他进行跟拍,逮到他和小明星的丑闻?还有,明氏吃股的速度,很明显是早就清楚汪氏的资产,所以才能预留出这么多流动资金。而且,下手的目标也很精准,目前51%的占有率,光是吸纳散户的游股是不够的,还得从董事会股东成员手中能得到股权转让才行。”

  “所以,你的结论是?”

  “记者的跟拍,出自明氏某个人的授意。而且他很清楚结果会是什么,所以提早做了预案,分析了汪氏电子的历年年报,做了资产结构的评估,调集了流动资金,还弄到了董事会成员的名单,并且将能拿得下的一一攻破。”

  明楼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抓过他的手亲了一下:“幸好你不是商界的人,否则,真的挺难想象跟你为敌的情况。”

  这就是变相地承认了。

  明诚转而问另一件事情:“在你的计划列表里面,息影是排在什么阶段?”

  明楼脸上显出一丝纳罕:“我跟你提过这事?”

  “我猜的。”明诚坦白:“你对商业的涉入这么深,可想而知这些年应该都在同时处理表演和商业两方面的工作。可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这样。而以你的身份,我觉得,放弃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明楼一点头:“的确有这个计划。”他并不掩饰,说出了心里的打算:“拿到影帝之后。”

  这种话是不适宜跟人说的,显得太狂,但他就这么直截了当地说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跟明诚分享自己内心的想法,成为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那些不能跟别人说的话,面对他的时候,可以放松地说出来,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

  明诚笑了笑,评价说:“挺有信心啊。”

  明楼目光炯然:“我想,就是这一两年的事。甚至很有可能,就在这一部电影之后。”

  明诚略微喝了一口汤,然后轻轻说道:“你说的话,当然可以做到。”

  他想,无论在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遇见明楼,大概都会为之着迷。

  这种理所当然的自信,几乎到了自负的程度,以及能够将所说的言语贯彻落实的能力。

  跟记忆中一模一样。

  19岁的明诚所拒绝不了的,26岁也依然如故。


  想了想,他还是问了:“为什么对汪曼廷这么做?”

  明楼肯用这番心,映照出了内心的意向。

  他在乎他,不无真心。

  明楼神色自若:“想做,就去做了。”

  明诚摇摇头:“不太像你会做的选择。”

  明楼看向他:“如果事情比较困难又没有收益的话,我可能不会考虑去做。但这件事并不怎样麻烦,而且,实施的结果也对明氏有所助益。”

  在这个问题上,明楼隐藏了一部分事实。

  他知道自己的感情在渐渐起着变化。

  或许一开始,的确很大程度是出于对美色的迷惑。

  但随着了解的一步步加深,不再是了。

  几乎无时无刻,都能感觉到那种名为纯洁的气息,始终浸泡在淤泥和污水里,居然并没有被杂质所污染。

  在知道了那些林林总总之后,他的确是没有同情,但却有另一种心情。

  想要保护他。

  过去和未来的荆棘他无能为力,至少,现在所存在的侵害多少可以代为拔除。


  明诚看着他,没有说话。即使他能猜到一些东西,但是,恐怕并不适合说出来。

  他们挺平静地把饭吃完,明诚进厨房把碗刷了。

  饭后,他们一般会短暂地打一阵游戏。

  根据说好的约定,明楼学会了打游戏,以他的脑力,只要愿意,就能学得很快。

  这个游戏里新号是比较羞耻的,因为初始装备就一条大裤衩,上身八块腹肌尽显无遗。

  刚登陆游戏那会,顶着毒蛇的角色ID,明楼尽量淡定地试着走了几步。显示自己雄壮的肌肉什么的,或许小年轻喜欢,但真不是他风骚的方式。

  明诚的角色青瓷骑了只仙鹤在他旁边,仙鹤翅膀扇啊扇啊,带了那么点飞鸿踏雪泥的仙气。

  跟他本人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这是个女号,玄彩娥造型,其萝莉状态感觉仿佛下一刻就要蹦蹦跳跳起来。

  明诚对此的解释是,他所在的普陀门派只收女弟子。

  这个门派在战斗中能加血、复活还有群攻固定伤害,颇为全面,只是前期升级慢一点。

  看着明楼学会了走路,明诚交易给他三件东西,带披风的上中下一套,说:“穿上吧。”

  这是要用仙玉或者彩果买来的东西,时装,简而言之就是要钱。穿上之后没有任何属性加成,就是好看而已。最大的优点是没有等级需求,1级小号也可以穿。

  毒蛇是英武的神天兵造型,正常衣服一穿立刻就很像样。

  明诚端详一下,笑了笑:“挺好的。这是用1000万两买来的,赚到钱之后记得还我。”

  于是毒蛇进游戏第一天就背负了巨额债务,而且基本没啥还清的可能,不充人民币的话。


  现在毒蛇已经脱离了没上衣的新手阶段,不用穿时装也能见人,装备也配齐了一身。但他还是把时装穿在外面。

  毒蛇头顶跟刚进来的时候比多了一行称谓:青瓷的徒弟。

  师徒系统是游戏里的一个特色系统,有丰富的师徒任务和奖励,徒弟可以得到经验和金钱,师傅除了这两项之外还能得到善恶值。善恶值的作用是隐形的,通俗地讲就是运气会好一点,造家具、装备、洗宝宝的时候很有用。

  所以,只要有时间精力,一般大家还是挺乐意带徒弟的。

  称谓可以设置隐藏或者显示,默认是显示的,明楼没改这个默认状态。

  在中国历史里,师傅和徒弟是很恒固的关系,会贯彻一生的那种。当然,在游戏里不是这样,60级就要出师的。

  不过,他们玩游戏的时间很少,极大的可能是,等到关机的时候,毒蛇也出不了师。

  他们每天都会稍微抽出一点时间,做师徒任务。

  都是相似的流程,但是场景和故事情节不一样。

  繁华的长安城,惬意的东海湾,凄清的月宫,祥和的长寿村,宁静的珞珈山,阴森的地府,世外桃源的墨家村……在这一场春光里面,一年的四分之一中,想来是可以一一走遍的。



评论 ( 41 )
热度 ( 673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