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18.迷宫

  晚上,梁仲春到明诚屋里去蹭饭。明诚有一手好厨艺,做的虽然只是家常饭菜,但硬就是有一股别样好滋味。

  两人对坐着吃了几筷子,梁仲春开口道:“这些天我老琢磨着件事,但想来想去也拿不准,还得请你给我解个惑。”

  明诚喝了一口汤,问道:“你又想打听什么?”

  梁仲春看他一眼:“就想问一句,你当初向我推荐明楼,是不是有私人的原因?”

  明诚直接回答:“几年前就想和他交手,刚好这次角色又比较适合。”

  “敢情你还是人粉丝?”

  明诚捏着汤勺想了想:“粉丝什么的过了点,不至于,不过他的片子我倒是都看了。”

  “这还不算粉丝?”

  明诚疑惑地望他一眼:“怎么会一样?粉丝只能被动地仰视自己的偶像。你觉得我需要?”

  梁仲春横他一眼:“差点被你带跑了,你明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

  明诚笑了笑,不再跟他兜圈子:“好,直说吧,你猜得不错,我喜欢他。”

  “你这是在做死。这事要是曝光了,你还想不想在圈里混下去了?他大不了回家从商,可你怎么办?回去卖唱吗?”

  明诚看着他,平淡地说:“我知道自己可能会面对的,但是,从入大学那会儿我就喜欢他,我不能叫自己不喜欢。”

  梁仲春简直是无奈了:“所以你这些年一直空窗是为了等他?”

  明诚想了想:“等吗?并没有。只不过,如果你心里有了一个人,总不至于还能塞得下另一个。”

  梁仲春扶额:“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明诚叹一口气:“你说我是死脑筋也好,我没法喜欢别人,这辈子就这样了。”

  “停停停!”梁仲春打住他:“你别擅自给别人做主。人家要不要跟你一辈子还是两说的事情。”

  明诚纳罕地向他一歪头:“我话里有带进谁了吗?我当然管不到别人,说的是在我自己心里。”

  梁仲春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叹息一声:“如果这样去爱人,你必然会受伤。因为现今这世界上,没人是这么爱的。”

  明诚静静望向他:“受伤有什么可怕的?自己修复一下也就是了。人心本来就是会不断自愈的东西。”

  梁仲春还想苦口婆心地劝一下:“可是,如果人家没有这么在乎你,你这样子,值得吗?”

  明诚一双眼睛看着他:“我不管值不值得,我只管自己愿不愿意。”

  接下来剧组要为爆破枪战戏做筹备,所以给演员放了两天假。

  晚上微信群里十分热闹,都在讨论着这两天要去哪玩。进组后就一直待组里,完全没去周边逛过,大家都觉得有点憋得慌了。一个个附近景点的旅游攻略雨后春笋般的嗖嗖在群里冒,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得风生水起。

  明诚找出明楼的名字,单敲了他:“明天的出行计划定了吗?”

  “没有,还在比对中。”

  明诚发了个地址过去,接着说:“这个地址是我向本地人群演问的,风景不错,但是镇领导旅游经济的意识不够,没把它开发好,所以游客并不多。”

  明楼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了。有名的景点景色可能不错,但人流必然众多,像他们这样身份是不太适合去的,就算做了变装也难保被人认出来。没有人愿意在享受美景的时候还得应付围观、签名和拍照。

  明楼拿着手机,看着屏幕,敲了一个字:“好。”

  明诚很快又发来一句话:“那我把明台也叫上吧,热闹点。”

  明楼依然只打了一个字:“好。”

  明诚的下一句发过来:“是不是有点累了?”感觉得到,对方话变少了。

  明楼想了一想,敲了几个字:“你对我,怎么看?”

  明诚的回复来得很快:“挺强的,我喜欢。”平淡又轻松的语气。

  这个喜欢在当下这句话里的语意其实就是欣赏,虽然知道这一点,明楼心旌还是微妙地颤了一下。

  然而他说出的话八风不动:“哪一方面?”

  “这是非得要我夸你么?”

  这一句出现在屏幕上,仿佛能看得到说话的人轻轻微笑的表情,明楼打了五个字给他:“我想听你说。”

  “那行,我就长话短说吧。第一次看你戏的时候,我就有个想法,想要跟你交手。你能体会这种感觉吧?就是你知道,这个演员是可以给你充分的刺激的,如果合作的话,在这种刺激下,他可以让你有更多的新鲜的火花,去完成自己的创作。”

  明楼说:“这一种,我们通常称之为化学反应。”

  “嗯,是这个词。所以这次合作,感觉很舒服。你的特点是在平静表面下的暗潮汹涌,不声不响地,始终在压迫。在这种气场压迫下,对手不是被你压垮,就是反过来被激出更强的战斗力。这是很棒的刺激。因为你不断的逼迫,我不得不挖掘出更深一层的自己,去对抗和反击这种压迫。在这种状态下表演,虽然不论对精神还是身体负荷都很大,但是对一个演员来说,这种创作的快乐是难以言喻的。”

  “同感。尤其是今天,明显感觉到,你调用了不少东西在压制我。”

  明诚发了个微笑的表情,接着说道:“是啊,你也相应地做出了很棒的反应去反压制了不是吗?演员不是孤立的存在,始终都需要相互刺激。”

  明楼笑一笑,在手机上输入:“那么,你要小心了。”

  明诚回答他:“继续逼迫,尽情压榨,不要客气。”

  明楼定定看了这行字一会儿,打下回复:“好。”

  第二天明台并没有一起,他临时闹了肚子,抱着手机哀哀跟明诚说:“我这肚子也太不争气,没法子了,你们多拍几张照片吧,我只能过个眼瘾了。”

  蹲马桶的时候,他抽空发了条微博:他们俩出去玩了,就留下我一个人(哭泣表情)。

  台粉纷纷表示台台不哭我们陪你玩,吃瓜路摸下巴表示背后的故事一定很精彩。

  楼诚去的是附近的一个庄子。

  一走进去,就像和现代化的世界隔绝开来,仿佛穿越时光隧道,进入一个被湮没的古老时空。

  没有钢筋水泥,只有青石板路,一条小河玉带般的贯穿了整个庄子,沿河两边都是木结构的房子,民居、旅馆、小商铺参差不齐地混杂在一起。排布得很乱,但并不难受,未经科学规划,却显得更真实生动,是平常人在这里过日子。

  不是没拍古装戏在影视城里待过,但那是不一样的,那些是按照规格被制造出来的,美则美矣,但是不亲切。

  明诚的建议没有错,现在正值旅游淡季又是工作日,这里因为开发不善名声没传出去,所以游人寥寥,偶遇到也是岁数比较大的,根本认不出他们是谁,顶多对这两个人棒球帽加墨镜的装扮多投一眼注目礼。

  站在河边看去,满眼碧绿清波从面前流过,有一户人家从院子里多修出来一截T型的平地,船直接可以泊到自家院子。

  这时节是初春,若是入了夏,乘坐当地的木船在河里漂荡一遭,想来必定颇有趣味。

  他们走到一座桥上,桥名叫小断桥。这名字不由使人想起了另一座赫赫有名的桥。在那里,白娘子与许仙相识,同舟归城,借伞定情;水漫金山后又在那重归于好,是传说里的一场千年情缘。

  明楼开口道:“断桥我去过,跟这座桥外形有些相似,像只卧倒的琵琶。曲线优美不假,但除了下雪时从阳面和阴面看出的断与不断,其实并没有太多特别的地方。”

  明诚轻声道:“很多景点都是这样,人们愿意盛传的,事实上是它背后的意义。”

  明楼一点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承载着这样的美好希冀,这样的景自然就无形中无比美好了。”

  桥面两侧都有卖花的村妇,以藤条编织的两只篮子,一只放着鲜花,另一只盛着伞,这些伞并不是平常的钢筋铁骨支架和塑料帆布伞面,而是紫竹柄油纸面,上面绘着泼墨山水或者花鸟虫鱼,清新干净的墨色。  

  明诚买了把油纸伞,不为遮雨,买回去放着也好。 

  又行得几步,他们与几个小学生擦肩而过,他们以清脆稚嫩的声音唱着歌谣:

  ……  

  采之欲遗谁  

  所思在远道  

  同心而离居  

  忧伤以终老  

  ……

  明楼脚步略顿一顿,说:“这些孩子虽然现下朗朗上口,但多半心里全然懵懂。这里面的意味,没经过坎坷困顿,是不可能懂得的。”

  “现在国文教育不是倡导从小抓起么?就算懂不了多少,至少先得个耳熟口熟。实在是这些能流传千古的诗句,通常都是诗人们仕途不利饱受挫折之后才磨出来的,所以总难免带了些忧虑沧桑的味道,教育部门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明楼点头道:“以坎坷和痛苦为原料,创造出能够传世的作品,也算一饮一啄,有得有失。”

  明诚认真地想了一下,说:“受伤这种事对普通人不能算好,但对搞艺术的人来说,却是不可或缺的。”

  明楼看他一眼:“所以,不怕受伤?”

  明诚一摇头:“没有什么可怕。每受伤一次,就会多一重体悟。那些过去感受不到的东西会渐渐清晰,你会越来越有能力,能够表现出以前不能表现、或者说表现力度不够的东西。”

  慢慢走着逛了一些铺子,天上竟然飘了雨下来。是春雨,淅淅沥沥,欲说还休。

  于是,买来的伞有了用武之地,被撑了开来,遮住头顶的一方天空。

  纸伞上,满满映着鲜红的燃烧一般的杜鹃,满目墨色,数点鲜红,凄艳哀绝的花。

  明诚买伞的时候明楼没仔细看,现在伞撑开来,才看清上面图样,问道:“喜欢红色?”

  明诚笑一笑:“与其说是喜欢红色,不如说,我喜欢杜鹃啼血这个典故。”

  “为什么?”

  “因为,很美。那只鸟在不断地哀鸣中,吐尽了身体里所有的血,化成了一朵鲜红的花。因为它是由生命中最后一滴血凝结出来的,所以,是世上最美的花。”

  明楼侧脸看他一眼,隽秀的眉目映着伞面透着的几点嫣红,若无其事地说着这样显得残酷的话语。

  在他那里,这不是悲惨,而是美。

  即使于世界中跌倒,折断羽翼,伤痕累累,甚至光芒熄灭,只要是为了自己一定想要去做的事情,那么,就是一种完满。哪怕终局是陨落也无妨。

  这是他的世界。

  看风景,聊天,随意逛一些店子,吃一点当地新鲜的米蔬,不知不觉,一天过去,夕阳西沉。

  可是舍不得走,夕阳在河面上铺落点点温柔的淡金,随风悠悠飘来牧歌唱晚,似是挽留。

  决定在这住一晚。

  旅馆房间很简陋,板壁薄薄的,想来是完全不隔音的。

  推开窗户,下面是一弯青玉带似的碧波,树荫在脸上洒下被重重叠叠树叶切割后的夕阳余晖,淡淡温暖。

  房间是相邻的,一探头出去,就可以看到隔壁的人。

  他们不约而同地没有说话,就只是扶着窗台,享受眼前的风景。

  不用言语,也感觉很舒适、很平静。

  明诚非常喜欢这里,这种朴拙的静美,不繁复,却很动人。

  而且他很确定明楼的感受也是如此。他们既然能在拍戏时有那么高的默契,那么在思维的某些频段就必然是一致的,比如相近的审美和趣味。

  他能够和很多人成为朋友,但大多是泛泛意义上的,可以一起吃饭喝酒、嬉笑玩闹。然而对于明楼,他愿意坦露出更多的自己。

  如果今天同游的对象是明台,那么,今天的很多话他是不会也不需要说的,因为对方未必体会得到,而且也毋庸说得太深。

  晚上,他们躺在床上说话。没有用通讯工具,而是用傍晚发现的新方法。

  房间的板壁很薄,所以,这边敲一下,那边可以清晰地听见。

  傍晚,明诚试着敲了几下板壁,明楼立刻在另一边做出了语意清晰的回应。

  明诚问:“学过?”

  明楼答:“拍谍战戏学的。”

  这一问一答不是用口舌说出,而是用摩斯密码完成的。

  你能想象这种感觉吗?

  你会的东西,他也会。

  你喜欢的东西,他也喜欢。

  你说的话,不管以何种语言,他都能懂。

  所以,即使白日里已经说了足够多的话了,他们仍旧用着这种新发现的方法继续说着话。

  这样说话无疑比平常要累,可是,自讨苦吃这种事情,有时候,其实也可以很得其乐。

评论 ( 79 )
热度 ( 778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