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15.欲念

  吃完饭后,剧组开了几桌打牌打麻将。

  明台打了几局就哇哇叫,向明诚道:“你不会是知道他的牌吧?” 

  明诚看他一眼:“知道他的牌,很奇怪吗?”

  “你这是作弊!”明台嚷着。

  梁仲春止住了明台:“他们没有作弊。” 

  只是,配合太默契罢了。他在心里补上一句。

  其实,几盘牌里面,楼诚的牌面都算不上多好,但他们硬是能用普通的牌面一步步完成对局面的控制。

  这两人牌桌上不太说话,但脑海里却早对对家和敌家手里的牌面列出了数种排列组合,并且随着牌局的进行慢慢地修正,渐渐趋于精确。

  其实两人心里都暗自有点惊讶,能够这样地被人跟上,得到这样融洽的配合。

  这不仅是算牌就可以的,还得熟悉对方的出牌和留牌风格,才能恰到好处地支应。

  一开始,因为以前没合作过,他们也发生过几次小小的误判,但看得几次就全然明白了:原来他是这种风格/原来他喜欢这样留牌……

  在这样不断的阅读中,数轮连杀变得顺理成章。

 

  明台这一把打得很顺,他的牌太好了,黑桃主牌抓了满手,硬主也强,又有对子。

  方片一个拖拉机,黑桃再一个拖拉机,主牌对子连吊……他甩牌甩得不亦乐乎,终于看到了要翻身的希望。

  “都差不多快没主了吧?不怕告诉你们,我早就全主了!”明台一边甩牌一边得意洋洋。

  打到余三张牌时,明楼叹一口气:“最后一张主了。”

  明诚看他一眼,唇角微微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他算出了明楼手上剩余的牌面,所以当然知道,明楼虽然没有说谎,但这声叹息却实在是很坏心了。

  明台会以为他是因为穷途末路而叹,明诚却知道,明楼的意思是:很可惜,你完了。

 

  明楼丢下一张梅花副7。这一把打7,所以7是硬主。

  不算很大的牌,因为上面还有大小王和黑桃正7,但一对黑桃7在狂轰滥炸的吊主中已经被明台甩出来,大小王也由其他人各出掉了一张,剩下两张不出意外是捏在明台手里。明台是先出牌的人,所以,没人管得住这张牌。

  主动权捏在明楼手里,他丢下最后两张牌,一对红桃小3。

  太小了,除了是对子之外,牌面是最小的那种。

  只是,这时候没人有对子了。明台的大小王灰飞烟灭做了炮灰,而明诚手里留的是两张副牌,一张方片10,一张梅花K,全是分。

  明台哀嚎:“卧槽这不科学!你们绝对是互相看牌了吧?!”己方处于劣势快没主的情况下,谁会一直把分留到最后啊?明明又不是没有出掉的机会,还一留就是最大的那种。

  只是以预判而做出决策的话,怎么可能一唱一和到这种程度?

  明诚抬眼看一下明楼,接收到对方眼里的意思后,他拍一下明台的肩膀:“好了,不欺负你了。换人上吧。”

  梁仲春呵呵道:“你说的欺负,也包括我吗?”

  明诚笑眯眯:“你嘛,我倒是很乐意欺负的。那一块钱小费的事我可是还没忘呢。”

 

只有吻戏:

https://shimo.im/docs/Njbkhn1NSt8xbk9A/

www.jianshu.com/p/d4195304688b

blog.sina.com.cn/s/blog_a35666a40102xqw5.html

评论 ( 72 )
热度 ( 672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