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13.幻化成孤岛的你,我乘上思念化作的船,漂啊漂啊去看你


  明诚离开之后,明楼并没有打算与周公约会,而是打开了电脑。

  身为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明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不可能完全不管商务上的事。

  演戏是他的兴趣,藉此得以经历各色人生,以及结识有趣的人。

  但在商业领域,却是他更擅长的,毕竟打小儿就学起,无法不得心应手。

  事实上他跟家里的约定是,等拿到影帝了了夙愿,就会息影回家。

  他有条不紊地开始跟电脑另一端的人沟通着种种商业进度上的问题。

  他效率很高,处理传递过来的文件所花的时间不过一个小时。

  末了,他敲了一句话:抽空做一份汪氏电子的资产评估,看是否值得收购。

  联线那一端很快传来讯息:汪氏不是小规模企业,我们的流动资金没有那么多。

  明楼打下一句话:过些时日,汪氏的股价将会下跌至少10个百分点,届时收购成本会缩水。

  他准备等拿到评估报告之后开始铺网。

  阖上电脑之后,他拨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正在和女伴从事着某种古老的情感交流运动,带着喘气声说:“我现在有事!十分钟后打回给你。”

  明楼说:“五分钟。我要准备休息了。”

  “你姓明字扒皮吗?”

  “你第一天知道吗?”

  “好了!知道了!”男人以不平的声音收了线。

  过了5分钟,电话打回来。

  明楼接了,揶揄道:“原来,老郭你是这么快的?”

  没哪个男人能忍耐自己的持久度被藐视的,老郭爆发了:“我擦你还有脸说?这是谁害的啊?!”

  明楼止住他眼看要一发不可收拾的怨念:“好了,说正事,帮我查个人:明诚。”

  老郭愣了一下:“这不是现在正跟你合作的人吗?怎么?他得罪你了?还是说,你突然改了胃口对这一型感兴趣了?”

  明楼平静道:“我记得,你们的工作准则之一就是不打听客户的目的,只负责完成委托。”

  “行了,我知道了。资料详尽程度的要求是?”

  “从小到大的资料,信息尽可能详细。订金明天会打到你账户上。”

  “不用了,你的信誉我还是信得过的。不过,提醒你一下,我的收费标准是按难度和详简程度分级收费的。按照你提出的要求,我需要上次3倍的价格。”

  “没有问题,只要你拿出来的东西符合要求。”

  明楼收了线,关了灯,躺进了被子里。

  他不是个无聊的人,在演艺和商业上两者兼顾,生活已被填充得够满,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心一些闲杂人事。

  但是,他无法否认自己对明诚的好感。

  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背负污名却不试图为自己辩解。眼睛里始终是从容的波澜不起,再大的事,在他那里,都可以化作若无其事的闲语笑谈。让人觉得,这世上并没什么事值得去郁闷不快。

  明诚是这样一种人,别人对他好,他不会特别客气,该说的话一样会说,别人对他怀抱恶意,他也不会生气计较,日子还是一样地过。他很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好的,和不好的。

  如同一座孤岛,无声地伫立在无涯的海域,以一个长久的静默的姿势。让人忍不住要去探索。

  恍惚之间,他又坐在了客厅里的那张长沙发上,跟日常一样,和明诚闲聊。

  他看着对方随意地窝在沙发一角,光着脚,脚背细白,脸上是随意又轻松的笑意。

  一切都那么自然,好像他们就只是寻常朋友在闲话家常,对方并没有对他抱持什么朋友之上的好感。

  明诚说:“我仔细地想了一下,你对待周围人的态度。初看高冷,其实很亲切,但依然是不亲近的。不是刻意为之,只是,见识和智力没有到达相应的程度,就无法跟你进行有效的沟通。那么,对于随处可在的无效沟通,你的态度就是,保持礼貌,但心底并不关心。简单地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风过无痕。”房间里灯光柔和,让敏锐通透的眼神也显得像是打了柔光。

  明诚继续平和地说道:“那么,你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一件跟你毫无关系的事情呢?这跟你的日常态度可不太吻合,你不是好管闲事的类型。所以,我只能认为,你所关注的,不是事件本身,而在于我这个人。”

  明楼看着他,没有开口。

  明诚斜倾过来,将两人拉近为近乎贴面的距离,修长的手臂绕上脖子,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他的嘴唇。

  轻轻笑了笑,明诚在他唇上用耳语般的温湿声音说:“喜欢我?对不对?”

  他们在真实的世界里,并没有接过吻。事实上,是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所有的接触,都发生在戏剧世界,存在于周凯和洪少秋之间,而不是明诚和明楼。

  就如同这个吻,也是毫无疑义地仅仅发生在虚拟的梦中世界。


评论 ( 62 )
热度 ( 728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