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12.独眠在山谷的你,我翻山越岭跨过山河,走着走着去寻你

  晚上,明诚到明楼房间对剧本。

  不知从何时起,形成了这样的习惯。

  不管一天下来戏份多少、疲累与否,都要把第二天的台词先演练磨合过。

  固然他们有很好的默契,但在这些水磨的功夫上面,没人想要俭省。

  这世上没有轻而易举的成功。想要看起来毫不费力,就得比别人更加努力。

  当有人比你能力强而且比你还努力的时候,平常人等自然只有洗洗睡徒叹奈何的份儿。

  这种事搁明楼身上不稀罕。他的风评太好,不抽烟不喝酒黄赌毒绝缘体,五讲四美新时代好青年括弧45岁以下都算青年,人生的目标就是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之摘下演艺道路上最亮的那颗星。虽然目前还没拿到影帝,但普遍认为只是欠一部能完全释放演技的片子。

  至于明诚就……人们更乐意相信他的业余时间都耗在饭局酒会舞池迪厅,所过的生活必然糜烂污秽,所有的资源一定是来自幕后交易。

  当然这种风向有个原因,不过明诚没有出面申明过。嘴长在人家身上,就随人怎么讲好了。

  时间是晚上八点,饭吃了澡洗了,一应琐事都处理完了,穿着舒服的家居服,窝在长沙发上,两人开始对词。

  没有加肢体动作,那是现场试戏的事,现在就只是用台词去呈现故事。

  随着声音响起,那些剧情就简简单单又活灵活现地流溢出来。

  明诚以虚弱的气声开口:“我要你回去,少秋。马柯那边我不放心,他心眼太实,恐怕难免要中人家的圈套。”

  明楼的语气带着犹疑:“但你现在这种状况……”

  明诚往声音里加入一些强硬:“一点小病小痛,还要不了我的命。快去。”

  “抱歉,我不能应承。”

  “所以,你也要跟我对着来?”

  “稍微停一下。”明楼在这里打住了,恢复成本人的声线说道:“在小病小痛这里,是不是脆弱感要再加一点?在这一阶段,虽然没有挑明,但两人已经暗生情愫。这时候周凯让洪少秋离开,心里其实是有一些不愿意的。人在生病的时候,不仅是身体,心理上也会较为脆弱,依恋性也会较常日里重。”

  明诚想了想,说:“不,我不这么认为。”他略微侧头,看向明楼:“你说的的确是人之常情。但他是周凯,从小就在特殊的环境里长大,大了也是不解风情的人形兵器。他的确对洪少秋有好感有依恋,但还不足以令他表现出来。即使是细微的脆弱,也不容许,那是生长环境所决定的。他这样的人,不是逼到极处,是不会有脆弱感流露的。而眼下,逼得还不够狠。”

  明楼沉默了一会儿,心中其实有些骇异,只是面上不动声色。

  明诚对周凯的心态简直太了解,近乎感同身受了。

  一般而言,没有沐浴过异端环境,无法对那样环境中长成的人认知如此清晰,直指要点核心。

  明楼突然很好奇,他究竟过的是怎样一种生活。

  接着又对了一段时间台词,感觉基本满意了,两人才停了下来。

  明诚开始喝那杯进门后就被他忽略了的咖啡,明楼也起身为自己的杯子里添了热水。

  换成较为舒服的姿势,他们窝在沙发上随意地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两人都是头脑清晰见事明了的人,往往话才起了个头对方就完全明白自己的意思,无需任何繁冗说明,是再轻松不过的谈话。

  明楼终于提起了绯闻的事情。他说:“我听过你不少绯闻。”

  明诚先是一怔,继而一笑:“你也听说了啊?”他若无其事地建议:“微博上信息比较散。如果有兴趣了解,可以翻一翻天涯的帖子,整理得比较全面。我自己有时候闲着也会看,里面的剧情够拍几部戏的了。”

  “所以,不是真实?”明楼敏锐地捕捉到他的意思。

  明诚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嘴角轻掀一下,反问道:“你觉得呢?”

  明楼抬眼,细细端详了他一下,缓缓道:“如果我是有那种方面兴趣的导演,大概也会想要对你出手。”

  明诚瞳孔闪动了一下,面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明楼继续说道:“至于你这一方面,我倒是想不出你有什么接受的理由。”

  这句含义与先前完全两样的话终于让明诚的脸色出现了一丝变化。

  他问:“为什么这么说?”

  明楼喝了一口茶,说:“做任何事都需要理由支撑。如果你舍弃自尊接受潜规则,理由是什么?麻雀变凤凰吗?那只适用于麻雀,而你本来就是凤凰了。”他有条不紊地用自己的逻辑规则做着推断:“你手上的本子多得挑不过来,档期排起来都吃力了,有什么资源值得你去轻折自己的羽毛?这种事情稍微用脑子想一想,就不难想清楚。”

  “那么以前呢?在我红起来之前?”

  明楼深深看了他一眼:“更加不可能了。如果你愿意走捷径,以你的模样,还愁没人捧吗?又怎么会耗费了数年的时间,都在演一些配角?”

  明楼放下杯子,下了结语:“不管外面传成什么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非但不是身经百战,相反的,可说是毫无经验。你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是不是?”

  这下子,是轮到明诚来惊异对方抽丝剥茧的能力了。无视了众说纷纭的侵扰,完全是从逻辑推理出发,而且推出的跟事实完全一致。

  他叹一口气:“你说的没错。”

  明楼点一下头:“那么,告诉我,你得罪谁了?”

  抿了一下嘴唇,似乎是想起了某种不愉快的事情,明诚略微犹豫了一下,说了一个名字。

  明楼闭目想了想,很快确定了,他在财经版上看过这个名字。

  “所以,”明楼还是决定把话说清楚一点,毕竟明诚并不是那种不能承担的人:“是他想要强迫你,然后求而不得、因爱生恨吗?”

  明诚轻轻吐了一口气:“我突然觉得,你选择当演员,是侦探界的一大损失。”

  “不,”明楼摇摇头,说:“我没有那种兴趣和精力。我只关心自己想关心的东西。”

评论 ( 68 )
热度 ( 774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