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11.风一吹,云雾散去才看清,远处的你


  周凯低喃了一声这个名字:“少秋?”接着又像安心般的重复了一遍:“少秋……”然后便依旧阖了眼睛。

  洪少秋脸上慢慢现出了一种复杂的表情。

  其实他和刘一魁并无区别,同样的……是要置这个人于死地。

  获得对方的信任是预定计划中必要的部分,眼下已有成效,应该感觉欣慰。

  然而,心中并无多少成功的喜悦。

  又过了一段时间,周凯似又发起冷来,全身不住颤抖。

  洪少秋面色不明地变了数变,似有好几种念头在他心中交替起伏,最终,归于一片沉寂。

  抬手解了自己的外衣,他上了床去,伸出手臂拥抱了对方。

  他的脸贴在周凯颈间,维持着一个静止的状态,似乎这就是他们能有的最近的距离。

 

  洪少秋在他颈上闻到淡淡的牛奶香味。

  不对。

  属于洪少秋的部分短暂地从明楼身上逸散而出,他陡然认知到,这不是属于周凯的气味,而是明诚的。

  明诚身上有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味道,都来自于旅馆浴室里统一提供的沐浴露。

  自己平常用着并没什么感觉,只是寻常。其实,是可以这样好闻的么?

  因为剧情是夜间,室内的光线很暗,类似气味、体温这样一些无形无影的东西像是闷在深水里的浮游生物一般,汩汩地往上冒着泡。

  在这一刻,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在抱着谁。

  周凯在发寒,而明诚并不是。

  明诚的体温比常人略低一点,正像他这个人无论何时都很冷静一样,但仍然是微温的,是很怡人的一种温度。

  周凯的气味在剧本上是葡萄柚味道,也不是眼下这种牛奶的香味。

  闻过形形色色的香水的味道,大牌的,杂牌的,浓烈的,淡雅的。千百种香味喧嚣纷扰,他并没有觉得哪一种有所特别,闻到了也就是随意地过了,半点痕迹都留不下。

  然而现在,他却在一瞬间记住了这种味道,这种明明跟自己身上一样、却又不知是哪里显得不同的味道。

  他的体温,他的气味,这些隐秘的不可触摸的东西,在这个昏暗的静谧的时空里,似乎突然有了别样的意味,像柔软的触角般一分分爬上了体肤,以一种可称为缠绵的方式轻轻咬破了表皮,钻了进去。

  在这样的气味里,在这样的体温旁,于一切的无声无息间,明楼突然感到了一阵颤栗。  

  像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以一种神秘的无可捉摸的方式径自旋转着,要缓慢而不可抵挡地把人吸进去。

  他们像无光深海里的两条鱼,在渺无人迹的荒芜中,带着同样的味道,交尾一般拥抱。

 

  他意识到自己还在拍戏,属于洪少秋的部分在千分之一个刹那间回归。

  洪少秋略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身下的木板床在静夜中发出一声暗哑的吱呀声响。

  镜头先是对准了洪少秋的脸,继而慢慢拉远,呈现出室内静态的深黑的全景。

  并没有因为镜头的拉远而释放对表情的维持,持续着一个莫可名状的复杂表情,明楼以洪少秋的身份开始说一长段台词。这段心理独白将以画外音的形式出现在影片中:

 

  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他。

  来到这里的初衷是监视,寻找机会,掌握证据,然后将这些危害社会的毒瘤一网成擒。

  我不认为,自己有一刻忘记过这个目标。

  我清楚地知道,我必须摧毁他。

  然而,我看到的比我想象的要多。

  我见识过他的孤戾乖张,目睹过他的杀人如麻,清楚他的残忍冷酷,明白他的胆识手腕,也知道他的有情有义……

  在所有这些之后,我在想,自己是否真的可以……毫无芥蒂地去履行自己的责任。

 

  拍完这场戏,明楼要助理买了甜品请全剧组的人吃,自己却没有吃。他只喜欢那些苦的饮品,比如茶,以及咖啡。

  在剧组人员此起彼伏的“谢谢楼总”的声音中,他仍是捧着自己的一杯热茶。

  楼总这外号也不知起自何时,连工作人员都渐渐叫了起来。

  不算恶意,但多少带点调侃。

  只有明诚从来没这么叫过。

  这位师弟其实不乏狡黠与调皮,但居然一次也没叫过这个调侃性的称呼。

  每一次,他都称呼:师哥。

  “是的,师哥。”“好的,师哥。”“我知道了,师哥。”……

  他的师弟往少了说也有几十上百个,唯独这一个,在这份关系上,有一种特别循规蹈矩的遵从。

  而他分明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明诚拿着分到他的那一份豆花芋圆,很自然地走过来,坐在他身边。

  明楼便略微侧了头,一面慢悠悠地喝茶,一面看着他吃东西。

  秀气修长的手指捻着一柄塑料勺子,居然把一次性餐具生生拿出了西餐厅的礼仪。

  他吃得很斯文,但吃得很干净,里面的红豆、花生、珍珠、芋圆一样都没剩下。

  “喜欢吃甜品?”明楼问他。

  伴着甜丝丝的气息递过来的是跟预想中一般无二的答案:“嗯。”

  然而,在他经过明诚的休息间的时候,他听到对方在跟助理说:“我不喜欢吃甜的,这个给你吧。”

  “哇!”助理欢呼了一声:“我一直想买这个点心的!可是嫌贵没舍得买。谢谢诚哥!保证帮你消灭!”

  原来,其实是不喜欢吃甜的么?

 

  这天下午,他被事情拖住,来片场晚了些。

  临进去前,他听见明诚在里面问人:“今天改场了吗?”

  “你是看着楼总没来吧?放心,没改场。场景道具都置好了,只等演员就位。”

  等到他走进去,工作人员便向他调笑道:“看,你的楼总来了。”

  明明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明诚却认认真真纠正了:“是我的师哥。”

  几乎被这种天真的地方震了一下。

  因为知道他其实是个八面玲珑哪哪都周到的人,在这个问题上却简直有一点呆。

 

  还有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明楼又想起了今天拍的那一场床上戏。

  病中的周凯的身体应该是虚软的,可是,当他抱住他,将脸贴上颈子,并长久维持这个状态的过程中,对方的身体绷紧了。

  虽然在被子下面,这种情况并不会影响拍摄。但是,对于明诚这样的演员,这样的状态是不应该发生的。

  他看过他所有的作品,年头越往后面走,他的表演便越趋精准,连一个眨眼都不是多余的。

 

  他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关于甜品的事情。

  明诚吃那份甜品的时候是一种很舒服的状态,身体放松,目光平和,显然并不为难。

  他回答那个问题的时候,呼吸里染着分明的甜软芋圆的气息,没有一丝半点皱眉的意思,显然那一句肯定的回答也不是勉强。

  明明不喜欢,却能在那份甜品上表现出真实的接受度,那意味着……

  是跟送他的人有关。

 

  将这些线索集合起来,渐渐指向的,是一种最不可能的可能。


评论 ( 59 )
热度 ( 711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