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8.鸟一飞,四季轮回且又一回

用糟糕的技术P了张海报,解锁新角色刘一魁

数年前的刘一魁&&周凯

刘一魁单人

  明台的转发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CP党大呼头顶青天,明诚的回复也被脑补成了打是亲骂是爱。

  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地@了明楼问他怎么看。

  没有人期待回复,因为明楼的微博一片杂草,压根就不怎么上的。

  结果明楼却就这个问题在明诚的评论下做了回复,只有简短的五个字:乖,好好拍戏。

 

  明诚下午的戏拍得很辛苦。

  他演三年前的周凯,跟他搭戏的是个俊俏的小鲜肉,开拍前梁仲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好好带一带他。”

  等到开了机,他就明白这个带一带是什么意思了。

  小年轻脸上完全是僵的,一个简单的对话场景已经NG了七次。

  明诚一直耐心地陪他对戏,不管镜头对准他还是对准对手的时候。

  尽管这些胶片要全然浪费掉,他也没有过丝毫的松懈。

  这个场景是周凯与日常的阴冷不同的另一面,如果疏忽了,演出来没有说服力,就无法有效地支撑起人物。

  要对自己的表演负责。

  他没向梁仲春要求换人。导演并不能决定所有的事情,在这个工业化的社会里。

  小鲜肉应该是投资方塞进来的。你只能改变能改变的东西,同时接受无法改变的东西。

 

  梁仲春喊了休息,再一次把人拉过去讲戏。

  休息的间隙里,明诚划开了微博,看到了明台@他的那条,不由笑了笑,这家伙就是喜欢开这些玩笑。

  他随意回复了一条,然后手指往下拨了拨,翻了翻评论,居然刷新出一条本来不太可能出现的留言。

  明楼V:乖,好好拍戏。

  被对手演员折磨得不无疲惫的神经仿佛被一只手温柔地抚过,微微一笑,他往输入框里打了一个字:好。

  休息时间结束,他起身继续拍戏。

 

  周凯哭了。原因很简单,刘一魁一拳打到了他眼睛下方的承泣穴上,穴位受了刺激,泪珠自然而然地滚落出来。

  刘一魁一怔,赶紧从口袋里掏了手帕递过去,问:“凯哥,没事吧?”

  周凯并不发窘,一面接了手帕把眼角擦了,一面点了点头:“行啊,能给我制造一点麻烦了。”

  语气分明是赞许的。

  他把手帕随手往身上口袋里一掖,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笑了笑,说:“别留手,也别有顾忌,因为,对手从来不会跟你客气。”

  那是一个可以称之为温柔的表情。

 

  这个表情让刘一魁想起了他捡自己回来的那一天。

  那时候他躺在垃圾堆旁,昏昏沉沉地发着高热。头顶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你……要不要跟我走?”

  抵抗着身上发烧的热度,他尽力张大了眼睛,去看清说话的人。

  是个漂亮的年轻男人,眉眼十分秀气,额角上却有一道新鲜的伤口。

  可以隐隐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

  直觉中就知道,这是个不简单的人。

  他问:“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男人轻轻笑了笑:“要叫你做一个坏蛋。怎么样?愿不愿意?”

  “那我应该怎么做?或者说,你想让我怎么做?”

  “学一些能让自己立起来的东西。谁惹你,就把他揍趴下好了。”

  “好,我答应你。”

  最后,他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刘一魁。”

 

  周凯带他回去,买了药喂他吃。

  然后,一块冰凉的折叠好的毛巾轻轻贴到了额头上。

  每隔一段时间,捂热了的毛巾就被拿下去,在盆里用清水洗过,再重新贴上来。

  可以闻到在血腥味之下,这个人身上淡淡的葡萄柚味道。

  是世界上最好闻的一种味道。

  半梦半醒之间,他模糊听到有人说:“凯哥,我来看着这小子吧,你去休息。”

  周凯摇摇头,说:“不,我等他退烧。”

 

  他是凌晨五点清醒过来的,灰白的天空刚刚剥落出徐徐的一线。

  周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只手支着下颚,正在浅眠之中。

  薄明的晨光轻轻抹在他脸上。

  心中生起的第一个念头是:他真好看。

  在市井里走街串巷乞讨的时候,见过不少标致的大姑娘小媳妇,可跟他一比,就全丑得不能见人了。

 

  周凯极为警醒,略有响动就睁开了眼睛望过来。

  修长的手探过来,在额上试了试温度,周凯一点头:“还行,这第一关你算是过去了。先养几天吧。等觉着好了,我再教你东西。”

 

  这是个毛茸茸的春天,万物开始疯长的季节。

 

  一开始学打架,他是备受打击的。

  因为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是手上本能地格挡了两下,就被重重一拳打倒在了地上。

  而周凯脸上却带着笑容,评价道:“反应不错。爬起来,再来。”

  后来,他能把周围一圈人都揍趴下了,却依然还是打不过周凯。

  对方不管是身体的敏捷度还是技巧,都远在他之上。

  是毋庸置疑的可怕的对手。 

  必须更拼一点,才有可能不是只能用躺在地上的视角去看对方。

  可惜的是,从来没有。

  就算他从一个乞儿一天天变成了一只猛虎,这个人也始终站在比他更高的地方。

  他不断改进自己的能力和技巧,然后被周凯游刃有余地破解。

  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

 

  记忆到此结束,刘一魁望向立在身旁的人,问道:“所以,我干得不错?”

  周凯看他一眼,笑了笑:“这简直就像是在说:快夸夸我。”

  目光无声地凝注在对方身上,刘一魁忽然这样说道:“我们打个赌吧。”

  “嗯?”

  “如果有一天,我能赢你的话,就答应我一个要求。”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没有问题,任何要求都可以。”

  刘一魁忽而微微一笑。他知道对方轻易答应的原因,因为太强大,而从来不会去想自己会输。

  他轮廓极深的眼睛里面的瞳色悄无声息地深了一层,是可以叫少女神魂皆碎的一种模样。

  他说:“那么,你等着。”

 

  收工之后,明楼在旅馆的楼梯上遇见明诚。

  一见了他的模样,他就略吃了一惊,问:“眼睛怎么这样红?”

  明诚说:“哭了一下午。”

  明楼回忆了一下剧本,今天拍的这个场景应该是哭一下就可以的。

  看了他疑惑神色,明诚补充解释道:“NG了十来次。”

  明楼想起了明诚今天的对手演员,立刻明白了。资本社会里面,这是演员一行无法避免的问题,你经常不得不得跟一些完全不该上戏台的人合作。

  他想了一想,简单地说:“你等我。”

  他在这部戏里分饰两角,除了洪少秋,成年版刘一魁也由他出演。这是一个暂时未对外界公布的消息。片方的意思是,物料要一点一点地放出来,有利于保持影片的热度。

  他说:“我不会叫你哭这么多次。”

  “知道了。”明诚的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意,像舒缓的河流一样轻轻擦过他的耳膜。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微博上一片暴风骤雨。即使他们知道,也不会多么关心。

  倒是刚跟上一任女友分手、正处于空窗期的明台将无处可去的一腔热情扑在了八卦大业上面,看着种种神言论,不时拍腿大笑。

评论 ( 62 )
热度 ( 713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