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5.夜一睡,白日里眼前一片黑


  早上醒来,前一日吻太多的恶果便显现出来,嘴唇有点肿了。

  经纪人汪曼春走进来,捧着他脸端详一会儿,拇指轻轻在嘴上划过,不由啧啧:“这阵仗,不知情的人还当你昨晚大战八百回合。”

  明楼对着镜子抹泡沫刮胡子,选择性忽略了这样分明的调侃。 

  他跟自己这位美丽的经纪人多年前谈过一场恋爱。那时候两人都很青涩,青年是那样俊朗帅气,少女又是这般如花娇艳,燃起爱火来自然十分容易。不过,两个人相处,在爱欲之间,还有种种观念的碰撞和摩擦。争吵多次之后,两人总算认清了现实,退后一步仅当工作伙伴,只在寂寞时在身体上互助一下。

  这样一来,双方的关系反而牢固起来。汪曼春是个给力的经纪人,头脑精明嘴皮利落,谈合约定条件是一把好手,从不叫自己的艺人吃亏。

 

  汪曼春一眼瞅到电视柜上的一叠影碟,拿起来看了看,一笑:“真难得,对自己的对手感兴趣了?看来,你很认可他的表现嘛。”

  明楼点头:“确实是不错。”

  汪曼春笑了笑:“他的才华出众不假,只是,人品上就不太好说了。”

  “什么意思?”

  汪曼春手指轻轻抚过影碟上的人物面容,轻叹般道:“太好看了,这样貌身段,我见了都心动,那么,走偏门自然是十分容易。”

  明楼不是傻子,立刻明白了:“你是说,潜规则?”

  汪曼春一笑:“你一向不关心八卦新闻,所以才会什么都不知道。只要上天涯随便一翻,他的黑料一抓一大把。”她声音中带上了玄秘意味,“他跟好几位导演传过绯闻,男的、女的都有。你们现在合作的这位梁导,据传就是跟他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位。”

  明楼怔了一下。这样异色篇章,像是电影故事,而不是现实人生。

  汪曼春自顾自说下去:“现在天涯论坛上还有他的热门帖子高高挂着,里面有数张他跟上一任合作导演南田洋子舞池跳舞的照片。而这位日本名导之所以相中他出任电影男主,据说就是梁仲春从中牵的线。”

  明楼没听过这样故事,这跟他的世界格格不入。

  汪曼春下了结语:“总之,这人在工作上是个好的合作对象,跟他搭戏十分轻松。但在此之外,就不要多做接触了,以免惹上一身骚。”

  她的判断是基于保护艺人的考量,十分合理。

  但明楼不置可否。

 

  昨晚做了一宿的梦。

  望见一个清隽秀颀的人影站在高高的台阶上面。

  四下寂寥,只有他的影子冷清地拖在台阶上。

  夜色太深了,看不清面容。

  头顶是一轮明月,他维持着一个仰望的姿势,一动不动。似乎是经年里恒固的姿态,不想改变。

  是岩岩孤松的形影,因为影子太单薄,像是被山火烧过,风过了便要散作轻烟。

  他低叹般的自语了一句话,声音低沉,然而字句分明。

  “其他人的看法,我并不在乎,可是英灵在上,我不想让他们也以为,我最终低了头。”

  那分明是明诚在《阿七》里面的台词。

 

  到了片场,梁仲春看了两位演员嘴唇的情况,心知继续拍头天那场戏是不成了,当机立断改拍另一场较为温和的文戏,周凯、洪少秋赴九爷宴前的场景。

  临时改拍对演员是巨大挑战,因为没有酝酿情绪的空间,甚至不少人连台词都不记得。

  但梁仲春并不担心,他只是确认一下:“台词都背下来了吧?”

  明楼表示没有问题。

  明诚一派轻松:“这么多年了,还不相信我啊?”

  语气太亲近又太随意,明示着不同一般的关系。

  明楼看他一眼,想起了汪曼春提过的这两人之间的异色暧昧。

  如果真有这种事,为什么不藏起来,相反是这种落落大方的坦荡?

 

  明诚去休息室换了一套戏服。

  一身质地精良、剪裁合体的三件套西服,不是周凯的日常穿着。

  这身衣服修身地把黑帮大佬的痞气包裹起来,那身形比例太好,一双笔直的腿修长到没有道理,乍一看去是个风度翩翩的样子。

  然而白衬衣领口根本没好好系着,随意地散着两颗扣子,骨子里还是痞子。

  镁光灯亮起。

  周凯站在镜子前面,一边随意地理着袖扣,一边问旁边的洪少秋:“那个小吴怎么样了?”

  洪少秋从容答道:“身上好得差不多了。”

  周凯想了想,漫不经心道:“他这次干得不错,给他间铺子管,不能白叫人受伤一场。”

  “是,凯哥。”

  周凯略显烦躁地扯了一下领口:“真讨厌这人模人样的装束,连呼吸都不畅快。”

  他开始给自己打领带。他有双漂亮的手,手指细长修洁,像是应该去抚弄钢琴,平常玩起枪来出神入化,此刻却显得有些笨拙。

  他实在是拿领带没辙,怎么打都不像那么回事。

 

  洪少秋微不可查地暗叹一口气。

  他走上前来,按住他的手,说:“我来吧。”

  周凯轻轻一耸肩。他有一张痞子的脸,然而这个动作却被他做得如此无辜,几乎带了孩子气。

  他说:“你来。”

  加上这句话便简直像是在邀请,要人对他去大动干戈。

  当然他本身其实并没有那样的意思。彻头彻尾的无辜。

 

  洪少秋平静地说:“你抬头。”

  黑帮少主乖乖听了话,略微仰高头。

  柔软质地的衬衫松松笼着天鹅一样的颈子,从松散的领口露出一点深陷的锁骨。

  骤然间,换了位置。周凯在他的掌握下了。

  这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像最乖巧的孩子那样等着,看着洪少秋为他一颗颗系上钮扣。

  没系的扣子只有两颗,很快系好。

  洪少秋开始给他打领带。

  修长的手指轻轻擦过蜂蜜般的脖颈,指尖下面蜜色的肌肤光滑得像是会流淌起来。

  微温的肤触微妙地烫着手指,一阵心颤,恍然知晓肌肤接触的意义。

  周凯就在这时一偏头,脱离了他的掌握。

  他笑着说:“痒。”以一双不带杀气的、孩子般的乌黑眼睛。

  是一种要人去欺负的气息。

  陌生的渴望涌上来,又被压下去。洪少秋目光暗了一下,依旧不动声色。

  一根轻而软的暗红色领带灵巧地绕上去,安稳地贴合。

  一个结有条不紊地打好,将那段颈子一分不漏地束住,洪少秋略退后一步,声音平静得毫无波澜:“会打了吗?”

  “咔!”

评论 ( 52 )
热度 ( 811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